Categories
中学教育 小学教育 教育创新

中小学的国际教育:双兰经验

中小学的国际教育:双兰经验

分别位在芬兰与荷兰的两所中小学,都以取得「国际文凭」为目标,国际化的课程有哪些值得台湾学习?

如果你的教室里多了几位不会说普通话的外籍生,你会觉得这是资产还是负担?我在荷兰与芬兰各参观了一所国际学校,看到明显的答案。

城市愿景与国际教育

恩荷芬市(Eindhoven)在荷兰扮演了一个脑力港(brainport)的角色,企图成为欧洲科技创新的龙头,吸引了许多国际人才,所以他们希望五年内,全市所有的中、小学及职业教育都把「国际化」纳入政策。他们对「国际素养」(internationalcompetencies)提出了三项具体内涵:一、精熟至少一种他普通话文能力;二、以正面态度理解并对待其他文化;三、拥有国际合作与沟通技能。

恩荷芬国际学校(International School Eindhoven)包含K至十二年级,小学部课程领域与台湾相近,但较重视跨领域主题统整教学和双语教学(三○%到五○%课程以英语教学)。中学部十一到十六岁学生进「国际文凭」(InternationalBaccalaureate,以下简称IB)中学课程,十六到十八岁进IB大学预科课程。为呼应脑力港的期待,该校重视培养学生下列素养:一、解决复杂问题的能力;二、弹性思维与创造力;三、批判思考;四、自信与主动的态度;五、多语言能力与国际化心态;六、接纳人类的个别差异。在教学方面的特色,则包括:

一、学生中心:尽量让学习任务与学生的自我发展关联,以激发学生的内在自主学习动机。

二、创客精神:重视操作,让学生从建造机器人、组装脚踏车等实作历程当中学习解决问题。

三、实验精神:在解决真实问题当中做实验,例如「学校植物暑假无人照顾,怎么办?」让学生验证不同的解决策略,容许犯错。

四、共创:强调同侪合作与师生共创,常常邀请社区人士来班级分享国际经验。

此外,该校也很重视经营正向支持的环境氛围,希望让亲师生都拥有价值感、安全感与相互尊重的文化。

国际认证与在地思维

芬兰赫尔辛基的国际学校(International School ofHelsinki)由四十余国、三百六十位学生组成,授课语言是英文,并提供芬兰语、法语等课程,视为外语。为取得IB课程认证,该校从K至十二年级,分别实施IB的小学、中学及大学预科课程,小学根据学生发展情况,提供跨领域统整课程,促进技能与概念发展;中学鼓励跨领域连接与生活连接,并强调批判思考与反思能力;大学预科则兼重平衡发展与学术挑战性,该校也取得其他国际认证。在国际认证与芬兰教育哲学双重期待之下,该校发展出自己的办学特色:

一、赋权学生:教学以学生为中心,珍惜学生的声音,赋予学生许多选择权,深信「学生能形塑自己的学习历程时,学习效果较好!」

二、适性启发:学校珍惜学生的独特性,采取个别化学习,尽量让学习过程有趣又让人兴奋,鼓励学生全人发展并能在充满挑战的世界里成功。

三、深思的行动:学生被期待应用所学于真实世界,思考自己行动的方法、后果与永续性。

四、环境的支持:学校提供关怀而多样化的环境,认为合理使用科技可以提升学习乐趣、促进学习投入、诱发高层次思考并培育未来力。

上述两校都采用了IB课程。IB组织总部设在瑞士日内瓦,设计四种国际文凭课程,由该组织认证的学校开办,全球目前大约有一百九十三个国家共约四千所学校采用。IB中学课程包含一般常见的领域,但特别重视语言学习、跨领域单元、团队合作、长期专题学习、社区学习以及个人专题学习。IB大学预科课程也包含一般常见的领域,但另以知识论、长论文(独立研究/四千字)以及整合「创造、活动、服务」之学习方案为三大核心元素,颇具学术性与进步性。

实施IB课程的学校对于学习结果的评量,分成外部与内部。外部评量由校外专家负责,虽讲究客观与信度,但采取多元评量,不依赖选择题,另有长期课堂作业(知识论、长论文等),则交由认证教师指导。内部评量由校内教师负责,再经IB组织事后调整,含口语表达、田野研究、科学实验、艺术表现等。IB评量精神是效标参照,不拿学生相互比较,比传统体制学校更符合教育理念。学生累积一定的分数,并达成若干基本要求,即可获得文凭。

双兰的两个国际学校以取得IB认证为荣,但似乎又同时能响应在地城市的期待并保有自身的教育理念,两校内部宛如一个联合国或地球村的缩影,异质语言与文化对他们来说是一个巨大资产而非负担。

https://www.parenting.com.tw/article/5076634-%E4%B8%AD%E5%B0%8F%E5%AD%B8%E7%9A%84%E5%9C%8B%E9%9A%9B%E6%95%99%E8%82%B2%EF%BC%9A%E9%9B%99%E8%98%AD%E7%B6%93%E9%A9%97/?isPaging=false

中小学的国际教育:双兰经验

分别位在芬兰与荷兰的两所中小学,都以取得「国际文凭」为目标,国际化的课程有哪些值得台湾学习?

如果你的教室里多了几位不会说普通话的外籍生,你会觉得这是资产还是负担?我在荷兰与芬兰各参观了一所国际学校,看到明显的答案。

城市愿景与国际教育

恩荷芬市(Eindhoven)在荷兰扮演了一个脑力港(brainport)的角色,企图成为欧洲科技创新的龙头,吸引了许多国际人才,所以他们希望五年内,全市所有的中、小学及职业教育都把「国际化」纳入政策。他们对「国际素养」(internationalcompetencies)提出了三项具体内涵:一、精熟至少一种他普通话文能力;二、以正面态度理解并对待其他文化;三、拥有国际合作与沟通技能。

恩荷芬国际学校(International School Eindhoven)包含K至十二年级,小学部课程领域与台湾相近,但较重视跨领域主题统整教学和双语教学(三○%到五○%课程以英语教学)。中学部十一到十六岁学生进「国际文凭」(InternationalBaccalaureate,以下简称IB)中学课程,十六到十八岁进IB大学预科课程。为呼应脑力港的期待,该校重视培养学生下列素养:一、解决复杂问题的能力;二、弹性思维与创造力;三、批判思考;四、自信与主动的态度;五、多语言能力与国际化心态;六、接纳人类的个别差异。在教学方面的特色,则包括:

一、学生中心:尽量让学习任务与学生的自我发展关联,以激发学生的内在自主学习动机。

二、创客精神:重视操作,让学生从建造机器人、组装脚踏车等实作历程当中学习解决问题。

三、实验精神:在解决真实问题当中做实验,例如「学校植物暑假无人照顾,怎么办?」让学生验证不同的解决策略,容许犯错。

四、共创:强调同侪合作与师生共创,常常邀请社区人士来班级分享国际经验。

此外,该校也很重视经营正向支持的环境氛围,希望让亲师生都拥有价值感、安全感与相互尊重的文化。

国际认证与在地思维

芬兰赫尔辛基的国际学校(International School ofHelsinki)由四十余国、三百六十位学生组成,授课语言是英文,并提供芬兰语、法语等课程,视为外语。为取得IB课程认证,该校从K至十二年级,分别实施IB的小学、中学及大学预科课程,小学根据学生发展情况,提供跨领域统整课程,促进技能与概念发展;中学鼓励跨领域连接与生活连接,并强调批判思考与反思能力;大学预科则兼重平衡发展与学术挑战性,该校也取得其他国际认证。在国际认证与芬兰教育哲学双重期待之下,该校发展出自己的办学特色:

一、赋权学生:教学以学生为中心,珍惜学生的声音,赋予学生许多选择权,深信「学生能形塑自己的学习历程时,学习效果较好!」

二、适性启发:学校珍惜学生的独特性,采取个别化学习,尽量让学习过程有趣又让人兴奋,鼓励学生全人发展并能在充满挑战的世界里成功。

三、深思的行动:学生被期待应用所学于真实世界,思考自己行动的方法、后果与永续性。

四、环境的支持:学校提供关怀而多样化的环境,认为合理使用科技可以提升学习乐趣、促进学习投入、诱发高层次思考并培育未来力。

上述两校都采用了IB课程。IB组织总部设在瑞士日内瓦,设计四种国际文凭课程,由该组织认证的学校开办,全球目前大约有一百九十三个国家共约四千所学校采用。IB中学课程包含一般常见的领域,但特别重视语言学习、跨领域单元、团队合作、长期专题学习、社区学习以及个人专题学习。IB大学预科课程也包含一般常见的领域,但另以知识论、长论文(独立研究/四千字)以及整合「创造、活动、服务」之学习方案为三大核心元素,颇具学术性与进步性。

实施IB课程的学校对于学习结果的评量,分成外部与内部。外部评量由校外专家负责,虽讲究客观与信度,但采取多元评量,不依赖选择题,另有长期课堂作业(知识论、长论文等),则交由认证教师指导。内部评量由校内教师负责,再经IB组织事后调整,含口语表达、田野研究、科学实验、艺术表现等。IB评量精神是效标参照,不拿学生相互比较,比传统体制学校更符合教育理念。学生累积一定的分数,并达成若干基本要求,即可获得文凭。

双兰的两个国际学校以取得IB认证为荣,但似乎又同时能响应在地城市的期待并保有自身的教育理念,两校内部宛如一个联合国或地球村的缩影,异质语言与文化对他们来说是一个巨大资产而非负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