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教育创新

企管名师的华丽弯腰:把孩子当CEO,教出超越两难新世代

谁说企管名师的学生一定是大老板或是顶尖高材生?跟现代管理学之父齐名的当代名师罗杰‧马丁成立非营利组织,把实战成功经验跟在商学院、大企业讲授的道理,也教给小孩、老师,让孩子提早学会解决现实生活中的两难。

加拿大的幼儿园老师瑞裘,在带着小朋友散步时,看到一只蜗牛。她突然想到,也许可以用个大盆子装蜗牛,教小朋友们近身观察与学习。不过,有个家长听到孩子回家这么说后,觉得应该把蜗牛放回去,因为孩子应该在大自然中学习自然。两个人的想法都没错,各有优点,她们让孩子想想该怎么解决。没想到,这群小朋友用了一套神奇的思考法讨论后,竟然两全其美、在庭院盖了一座轮带大的小农场,可以观察、学习,又让蜗牛在大自然中生活。

八年级的艾莉雅有一堂课的功课很难:「要怎么降低海洋污染?」这么大的题目,谈何容易。可以想像,如果是在台湾,同学们会怎么做——分工查数据、整理各种方法、整合成一份图文丰富的报告,轮流上台讲述或播放内容。不过,艾莉雅和同学认为这样太肤浅、也没有解决问题。她们用了一套神奇思考法,推论出在人们可以做的事情中,最重要的是,很多人不知道他们的作为会形成海洋污染,于是一起做了一套游戏,让人们知道哪些东西要花多久才能生物分解,请大家要三思而后行。

幼儿也适用的整合思维

瑞裘的幼儿园学生跟八年级的艾莉雅师出同源,他们的神奇思考法都来自被选为全球最具影响力管理思想家榜首的加拿大学者兼顾问罗杰‧马丁(Roger Martin)。

马丁拥有哈佛大学企管硕士,没有读过博士,却获得这个与管理学之父彼得‧杜拉克齐名的奖项,靠的是他在访谈过数十个成功的企业、非营利组织之后,归纳出来的「整合思维」(IntegrativeThinking)。他运用「整合思维」协助许多企业成功,像是乐高转亏为盈、宝侨(P&G)家用品重返荣耀,还把所任教的多伦多罗特曼(Rotman)管理学院推向全球第三(仅次于哈佛、华顿商学院)、学生成长300%。

原来座上宾、客席都是大老板、顶尖学生的他,发现下一代更需要这种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于是成立了非营利组织「I-Think」,弯下腰来对孩子传授「整合思维」这项企管绝学。

从有一好、没两好,整合出两全其美的选项

「整合思维」的基本理论是,人们在遇到问题时,常发现解方「有一好、没两好」,但要在2个选择中取一,又常常无法兼顾。马丁教大家不需要再左右为难,而是抛弃成见,撷取2个解方中的优点,重新探索各种可能的方法,与连接目标,无中生有的创造出原本不存在、两全其美的决策。

例如,乐高在2004年差点走上破产,想到要重新运用乐高的IP(智慧财产授权)拍一部电影。他们认为,这部电影要能够充分展现乐高的文化与价值。如果用内部团队拍摄,可以确保内容不会偏离主轴,但是可能不会很好看。若用外部的专业电影团队,电影容易好看、卖座,但他们很难愿意受到这种局限。

最后,他们找了外部团队,但是邀请他们参加乐高内部的活动,也花时间与乐高的客户一起玩乐高,并且阅读孩子寄给乐高的信件,完全融合乐高的文化、价值观与客户需求。这个方案打破内外部的纠结,重新打造了外来的内部人,或者说,是内化的外部人,兼顾了内容精神与票房。之后,这个策略也一路为乐高发展新的收入模式,包括视频和周边产品,使得乐高在2016年成营收最高的玩具公司。

I-Think把马丁的「整合思维」拆解成不同的思考工具与思考步骤、决策模型,透过为孩子、教师以及学校主管举办的课程与活动,十多年来已经接触超过10万名学生、2,200多名老师、近千名教育界主管,教他们顺着模块的思考流程、应该问的问题,逐一探索、产生解决方案。

培养解决问题第三方案的能力因为这是孩子们未来需要的能力。在校园里,孩子们遇到的问题通常很单纯。例如,英文课就是只回答英文的问题,数学课就只要会数学。但是现实生活中遇到的问题是复杂的,例如怎么因应气候变迁,牵涉到的是跨领域的知识与立场。更不用说,孩子们未来会从事的工作,一半以上都还没有出现。I-Think的最终目的,就是希望借着孩子直接学习、老师教孩子、或是教育界主管将这种思维融入教育管理与教材,让孩子学会解决没有标准答案、很难两全其美的问题。例如,瑞裘的幼儿园学生,就是这么整合瑞裘跟家长两种不同的思维。孩子们在聆听把蜗牛放走或留下来、2种方案的原委后,透过一连串引导性的问题和游戏过程,统合出2个方案各自希望达成、而且对他们都很重要的目标:蜗牛要跟家人在一起、他们要在自然中学习、希望可以近距离观察蜗牛、蜗牛要安全且有食物。结果孩子们在各自天马行空的想法中找到共同点,为蜗牛在庭院建一座跟轮带一般大的小黄瓜农场。于是他们先模拟要怎么做,创造出原型来,并且在过程中继续解决会遇到的难题,最终付诸行动盖起小农场,创造既可以学习、又给蜗牛自然、安全的环境。I-Think强调,「整合思维」的各种思考工具,都可以在不同的难题中不断复制,也可以整合运用,让孩子自然而然养成新的思维习惯。除了密集的训练营课程,I-Think还搭配了可以协助一整年的远距导师,协助老师运用、落实这些思维模式。企管名师把孩子们当成CEO、顶尖MBA学生来教,期待教出超越「两难」,创造「两全其美」的新世代。

https://www.parenting.com.tw/article/5080750-%E4%BC%81%E7%AE%A1%E5%90%8D%E5%B8%AB%E7%9A%84%E8%8F%AF%E9%BA%97%E5%BD%8E%E8%85%B0%EF%BC%9A%E6%8A%8A%E5%AD%A9%E5%AD%90%E7%95%B6CEO%EF%BC%8C%E6%95%99%E5%87%BA%E8%B6%85%E8%B6%8A%E5%85%A9%E9%9B%A3%E6%96%B0%E4%B8%96%E4%BB%A3/?c=28

谁说企管名师的学生一定是大老板或是顶尖高材生?跟现代管理学之父齐名的当代名师罗杰‧马丁成立非营利组织,把实战成功经验跟在商学院、大企业讲授的道理,也教给小孩、老师,让孩子提早学会解决现实生活中的两难。

加拿大的幼儿园老师瑞裘,在带着小朋友散步时,看到一只蜗牛。她突然想到,也许可以用个大盆子装蜗牛,教小朋友们近身观察与学习。不过,有个家长听到孩子回家这么说后,觉得应该把蜗牛放回去,因为孩子应该在大自然中学习自然。两个人的想法都没错,各有优点,她们让孩子想想该怎么解决。没想到,这群小朋友用了一套神奇的思考法讨论后,竟然两全其美、在庭院盖了一座轮带大的小农场,可以观察、学习,又让蜗牛在大自然中生活。

八年级的艾莉雅有一堂课的功课很难:「要怎么降低海洋污染?」这么大的题目,谈何容易。可以想像,如果是在台湾,同学们会怎么做——分工查数据、整理各种方法、整合成一份图文丰富的报告,轮流上台讲述或播放内容。不过,艾莉雅和同学认为这样太肤浅、也没有解决问题。她们用了一套神奇思考法,推论出在人们可以做的事情中,最重要的是,很多人不知道他们的作为会形成海洋污染,于是一起做了一套游戏,让人们知道哪些东西要花多久才能生物分解,请大家要三思而后行。

幼儿也适用的整合思维

瑞裘的幼儿园学生跟八年级的艾莉雅师出同源,他们的神奇思考法都来自被选为全球最具影响力管理思想家榜首的加拿大学者兼顾问罗杰‧马丁(Roger Martin)。

马丁拥有哈佛大学企管硕士,没有读过博士,却获得这个与管理学之父彼得‧杜拉克齐名的奖项,靠的是他在访谈过数十个成功的企业、非营利组织之后,归纳出来的「整合思维」(IntegrativeThinking)。他运用「整合思维」协助许多企业成功,像是乐高转亏为盈、宝侨(P&G)家用品重返荣耀,还把所任教的多伦多罗特曼(Rotman)管理学院推向全球第三(仅次于哈佛、华顿商学院)、学生成长300%。

原来座上宾、客席都是大老板、顶尖学生的他,发现下一代更需要这种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于是成立了非营利组织「I-Think」,弯下腰来对孩子传授「整合思维」这项企管绝学。

从有一好、没两好,整合出两全其美的选项

「整合思维」的基本理论是,人们在遇到问题时,常发现解方「有一好、没两好」,但要在2个选择中取一,又常常无法兼顾。马丁教大家不需要再左右为难,而是抛弃成见,撷取2个解方中的优点,重新探索各种可能的方法,与连接目标,无中生有的创造出原本不存在、两全其美的决策。

例如,乐高在2004年差点走上破产,想到要重新运用乐高的IP(智慧财产授权)拍一部电影。他们认为,这部电影要能够充分展现乐高的文化与价值。如果用内部团队拍摄,可以确保内容不会偏离主轴,但是可能不会很好看。若用外部的专业电影团队,电影容易好看、卖座,但他们很难愿意受到这种局限。

最后,他们找了外部团队,但是邀请他们参加乐高内部的活动,也花时间与乐高的客户一起玩乐高,并且阅读孩子寄给乐高的信件,完全融合乐高的文化、价值观与客户需求。这个方案打破内外部的纠结,重新打造了外来的内部人,或者说,是内化的外部人,兼顾了内容精神与票房。之后,这个策略也一路为乐高发展新的收入模式,包括视频和周边产品,使得乐高在2016年成营收最高的玩具公司。

I-Think把马丁的「整合思维」拆解成不同的思考工具与思考步骤、决策模型,透过为孩子、教师以及学校主管举办的课程与活动,十多年来已经接触超过10万名学生、2,200多名老师、近千名教育界主管,教他们顺着模块的思考流程、应该问的问题,逐一探索、产生解决方案。

培养解决问题第三方案的能力因为这是孩子们未来需要的能力。在校园里,孩子们遇到的问题通常很单纯。例如,英文课就是只回答英文的问题,数学课就只要会数学。但是现实生活中遇到的问题是复杂的,例如怎么因应气候变迁,牵涉到的是跨领域的知识与立场。更不用说,孩子们未来会从事的工作,一半以上都还没有出现。I-Think的最终目的,就是希望借着孩子直接学习、老师教孩子、或是教育界主管将这种思维融入教育管理与教材,让孩子学会解决没有标准答案、很难两全其美的问题。例如,瑞裘的幼儿园学生,就是这么整合瑞裘跟家长两种不同的思维。孩子们在聆听把蜗牛放走或留下来、2种方案的原委后,透过一连串引导性的问题和游戏过程,统合出2个方案各自希望达成、而且对他们都很重要的目标:蜗牛要跟家人在一起、他们要在自然中学习、希望可以近距离观察蜗牛、蜗牛要安全且有食物。结果孩子们在各自天马行空的想法中找到共同点,为蜗牛在庭院建一座跟轮带一般大的小黄瓜农场。于是他们先模拟要怎么做,创造出原型来,并且在过程中继续解决会遇到的难题,最终付诸行动盖起小农场,创造既可以学习、又给蜗牛自然、安全的环境。I-Think强调,「整合思维」的各种思考工具,都可以在不同的难题中不断复制,也可以整合运用,让孩子自然而然养成新的思维习惯。除了密集的训练营课程,I-Think还搭配了可以协助一整年的远距导师,协助老师运用、落实这些思维模式。企管名师把孩子们当成CEO、顶尖MBA学生来教,期待教出超越「两难」,创造「两全其美」的新世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