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教育创新

幸福感、公民素养,芬兰下一个百年教育目标

幸福感、公民素养,芬兰下一个百年教育目标

苦读十年,大学毕业后却发现学历无法为自己争取更好的生活,该如何驱动孩子学习?芬兰百年的教育远景是集结跨域人才推动教改、老师带孩子参与改变世界的行动。

在改变才是常态的二十一世纪,少有国家还能以百年为单位,去规划永续的国家发展政策。

北欧模范生芬兰又树立了一个榜样,并透过独立的国家智库Sitra承接大任。

「从建国百年的二○一七年起,Sitra希望让每个芬兰人都成为『永续幸福国民』(SustainableWell-Beings),幸福感源自永续的经济、社会、生态,而教育是让一切发生的基石。」Sitra教育研究负责人珍娜.拉德玛奇─帕齐宁接受《亲子天下》专访时说:「如果不教下一代拥抱变动的世界,他们的幸福只是短暂的。」

「真正的幸福是全方位的,尤其是心理的幸福。近年芬兰学生的心理快乐与成就感也出现问题,所以成为这次『永续幸福国民』教育的研究重点。」帕齐宁强调,缺少学习的「目标」,即使是教育优等生的芬兰孩子,也会失去学习乐趣。以下为帕齐宁的专访精华:

Q「永续幸福国民」指的是什么?为什么会启动「永续幸福国民」的教育研究?

A:许多人认为芬兰人很快乐,但这几年不快乐的声音愈来愈多,尤其是芬兰的大学生,许多毕业生开始怀疑努力学习的意义。我们常听到大学毕业生问:「我们辛苦取得大学学历,为什么没有看到明显的好处?十几年的努力为了什么?」这是以前不会听到的声音。我们深入研究才发现,过去经济快速成长,大学学历与高收入几乎画上等号,高收入带来了成就感,使得努力的目标很明显─「为自己争取更好的生活」。

但今天这结果不再显著,学历不能保证什么,因此学生开始困惑努力的意义,心理压力跟不愉快不断增长,这是「永续幸福国民」想解决的问题。

第二点和民主教育相关。近年来英国脱欧、川普当选美国总统,一连串超出专家预期的事件,让芬兰人开始反思,我们在教育上是否提供学生足够的民主素养和公民概念?学生是否充分了解公民的责任与义务?是否了解每一张选票都会影响全体国民、每个人都有责任推动社会的进步?这些是我们在教育上想加强的概念。

最后,是我们对「永续幸福国民」的定义。Sitra定义的幸福包含经济的保障、心理的富足、稳定的民主社会、永续的地球环境,这四个主题都需要全新的国民心态与解决问题的能力,所以需要配套的改变教育,协助芬兰的下一代,拥有稳定的经济基础、心理健康、稳健的社会。

Q为什么幸福感与年轻人的经济收入有关?

A:我们认为「幸福」最基本的支撑是经济收入,饭吃不饱、没有遮风避雨的住所,人难以感到幸福。

另一方面,收入再高,心理缺少踏实的成就感,也不容易快乐,所以协助孩子找到经济基础是必要的幸福条件,但不是唯一的条件。要创造幸福感,还要协助他们找到人生的目的,作为心理富足的基础,并在社会上维持稳定的社会体系、言论自由、人身安全、干净的环境等。我们讲的经济收入是自立更生的经济能力,不是鼓励孩子追逐高薪。

Q「找不到学习的意义」在台湾也常见,在Sitra的研究中,如何解决这个困境?

A:学生感受不到学习的意义,几乎是全球普遍的现状。我们研究发现其中一种方法,是让孩子重新意识到他们是社会的改变使者(ChangeAgent),他们可以解决真实世界的问题,像全球暖化、欧洲难民等议题。这并不容易,连芬兰老师都常问:「作为老师,我能对全球暖化带来实质改变吗?」

我们在芬兰各地观察老师如何影响学生对全球暖化采取行动时发现,有些教育的行动,确实可以影响全球暖化。有些老师会和学生一起发想解决方法、制作小工具,改变周遭人的生活习惯,例如让学生回家记录每天的用电量,借用电量转换成二氧化碳排放量,让学生看见自己对环境造成的影响;从切身相关的感受出发,让学生开始反思,愿意改变自己的行为。采取行动的学生,更容易感受到成就感,当孩子看到学习与自己推动社会的进步有紧密连接,会感受到学习的目标与意义。

Q带动教育改变相当不容易,Sitra如何推动教育界的改变?A:教育的讨论与改变需要政府、企业家、媒体等各方人士的参与,这是一种社会转型,需要所有相关的人都感受改变的迫切和自己切身相关,更多人参与对话,才能聚集更多力量,一起参与改变。因此这次「永续幸福国民」教育研究,我们开始邀请跨领域的人,共同参与永续幸福国民的教育议题。我们举办各类的演讲、黑客松,与芬兰各个教育学院的准教师们,一起脑力激荡如何创新、设计具备「目标感」的学习历程,协助孩子面对未来全球性的挑战。这次Sitra的教育研究,不只是一本报告书,也是一个开放给全民的教育对话。国家智库Sitra,规划芬兰百年发展1967年芬兰建国五十周年时,国会送国家一份精心设计的礼物:一个独立的国家智库Sitra,专门构思「有助芬兰永久发展的国家策略」。为维持Sitra中立,不受政党轮替影响,国会从国库拨出一笔资金,交由Sitra独立管理。Sitra每年从管理基金获得收益,财务完全独立,也得以用客观且宏观、永久发展的视角,规划芬兰的长远未来。成立五十年后的今天,Sitra已经成为超过170人的研究组织,负责从政治、经济、教育等各个面向,以幸福为国家愿景,对芬兰的未来提出建言。Sitra的创新政策,不仅向国会报告,也和地方政府合作。在全国推广前,先进行地方试验。

https://www.parenting.com.tw/article/5078570-%E5%B9%B8%E7%A6%8F%E6%84%9F%E3%80%81%E5%85%AC%E6%B0%91%E7%B4%A0%E9%A4%8A%EF%BC%8C%E8%8A%AC%E8%98%AD%E4%B8%8B%E4%B8%80%E5%80%8B%E7%99%BE%E5%B9%B4%E6%95%99%E8%82%B2%E7%9B%AE%E6%A8%99/?isPaging=false

幸福感、公民素养,芬兰下一个百年教育目标

苦读十年,大学毕业后却发现学历无法为自己争取更好的生活,该如何驱动孩子学习?芬兰百年的教育远景是集结跨域人才推动教改、老师带孩子参与改变世界的行动。

在改变才是常态的二十一世纪,少有国家还能以百年为单位,去规划永续的国家发展政策。

北欧模范生芬兰又树立了一个榜样,并透过独立的国家智库Sitra承接大任。

「从建国百年的二○一七年起,Sitra希望让每个芬兰人都成为『永续幸福国民』(SustainableWell-Beings),幸福感源自永续的经济、社会、生态,而教育是让一切发生的基石。」Sitra教育研究负责人珍娜.拉德玛奇─帕齐宁接受《亲子天下》专访时说:「如果不教下一代拥抱变动的世界,他们的幸福只是短暂的。」

「真正的幸福是全方位的,尤其是心理的幸福。近年芬兰学生的心理快乐与成就感也出现问题,所以成为这次『永续幸福国民』教育的研究重点。」帕齐宁强调,缺少学习的「目标」,即使是教育优等生的芬兰孩子,也会失去学习乐趣。以下为帕齐宁的专访精华:

Q「永续幸福国民」指的是什么?为什么会启动「永续幸福国民」的教育研究?

A:许多人认为芬兰人很快乐,但这几年不快乐的声音愈来愈多,尤其是芬兰的大学生,许多毕业生开始怀疑努力学习的意义。我们常听到大学毕业生问:「我们辛苦取得大学学历,为什么没有看到明显的好处?十几年的努力为了什么?」这是以前不会听到的声音。我们深入研究才发现,过去经济快速成长,大学学历与高收入几乎画上等号,高收入带来了成就感,使得努力的目标很明显─「为自己争取更好的生活」。

但今天这结果不再显著,学历不能保证什么,因此学生开始困惑努力的意义,心理压力跟不愉快不断增长,这是「永续幸福国民」想解决的问题。

第二点和民主教育相关。近年来英国脱欧、川普当选美国总统,一连串超出专家预期的事件,让芬兰人开始反思,我们在教育上是否提供学生足够的民主素养和公民概念?学生是否充分了解公民的责任与义务?是否了解每一张选票都会影响全体国民、每个人都有责任推动社会的进步?这些是我们在教育上想加强的概念。

最后,是我们对「永续幸福国民」的定义。Sitra定义的幸福包含经济的保障、心理的富足、稳定的民主社会、永续的地球环境,这四个主题都需要全新的国民心态与解决问题的能力,所以需要配套的改变教育,协助芬兰的下一代,拥有稳定的经济基础、心理健康、稳健的社会。

Q为什么幸福感与年轻人的经济收入有关?

A:我们认为「幸福」最基本的支撑是经济收入,饭吃不饱、没有遮风避雨的住所,人难以感到幸福。

另一方面,收入再高,心理缺少踏实的成就感,也不容易快乐,所以协助孩子找到经济基础是必要的幸福条件,但不是唯一的条件。要创造幸福感,还要协助他们找到人生的目的,作为心理富足的基础,并在社会上维持稳定的社会体系、言论自由、人身安全、干净的环境等。我们讲的经济收入是自立更生的经济能力,不是鼓励孩子追逐高薪。

Q「找不到学习的意义」在台湾也常见,在Sitra的研究中,如何解决这个困境?

A:学生感受不到学习的意义,几乎是全球普遍的现状。我们研究发现其中一种方法,是让孩子重新意识到他们是社会的改变使者(ChangeAgent),他们可以解决真实世界的问题,像全球暖化、欧洲难民等议题。这并不容易,连芬兰老师都常问:「作为老师,我能对全球暖化带来实质改变吗?」

我们在芬兰各地观察老师如何影响学生对全球暖化采取行动时发现,有些教育的行动,确实可以影响全球暖化。有些老师会和学生一起发想解决方法、制作小工具,改变周遭人的生活习惯,例如让学生回家记录每天的用电量,借用电量转换成二氧化碳排放量,让学生看见自己对环境造成的影响;从切身相关的感受出发,让学生开始反思,愿意改变自己的行为。采取行动的学生,更容易感受到成就感,当孩子看到学习与自己推动社会的进步有紧密连接,会感受到学习的目标与意义。

Q带动教育改变相当不容易,Sitra如何推动教育界的改变?A:教育的讨论与改变需要政府、企业家、媒体等各方人士的参与,这是一种社会转型,需要所有相关的人都感受改变的迫切和自己切身相关,更多人参与对话,才能聚集更多力量,一起参与改变。因此这次「永续幸福国民」教育研究,我们开始邀请跨领域的人,共同参与永续幸福国民的教育议题。我们举办各类的演讲、黑客松,与芬兰各个教育学院的准教师们,一起脑力激荡如何创新、设计具备「目标感」的学习历程,协助孩子面对未来全球性的挑战。这次Sitra的教育研究,不只是一本报告书,也是一个开放给全民的教育对话。国家智库Sitra,规划芬兰百年发展1967年芬兰建国五十周年时,国会送国家一份精心设计的礼物:一个独立的国家智库Sitra,专门构思「有助芬兰永久发展的国家策略」。为维持Sitra中立,不受政党轮替影响,国会从国库拨出一笔资金,交由Sitra独立管理。Sitra每年从管理基金获得收益,财务完全独立,也得以用客观且宏观、永久发展的视角,规划芬兰的长远未来。成立五十年后的今天,Sitra已经成为超过170人的研究组织,负责从政治、经济、教育等各个面向,以幸福为国家愿景,对芬兰的未来提出建言。Sitra的创新政策,不仅向国会报告,也和地方政府合作。在全国推广前,先进行地方试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