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教育创新

个人化学习,帮助老师专注创造教室里的「啊哈!」时刻

▲ 布莱恩.葛林柏分享个人化学习,让科技工具传递知识、老师专心引导,点亮孩子的学习经验。他另呼吁,教育实验急不得,要花时间让老师、家长、孩子都有共识走在不断调整的路上。刘洁萱摄

个人化学习,让每一个学生依照自己的进度学,到底要如何开始?美国矽谷投资新创学校的专家建议可以从数学科,选一个学校一个老师,用一种软体开始,搜集成功经验和数据,让更多人享受科技协助学习的成就感。

「科技可以松绑老师的时间,但不会取代老师。老师最厉害的就是知道学生哪里卡住,帮助学生克服困难。学习过程中,想通那一刻就像电灯通电点亮,大家发出『啊哈!』老师就是学习旅途上,最好的领航员,我想就算科技怎么发展,再过一百年老师都不会被取代,没有一部会对学生真诚微笑的电脑吧!」美国矽谷学校基金会执行长布莱恩.葛林柏(Silicon Schools Fund, Brian Greenberg)给台湾老​​师的鼓励。

科技生活和教育之间到底是怎么样的关系?会不会与我们过去经验相冲突、矛盾?布莱恩.葛林柏应诚致教育基金会的均一教育平台之邀,于11月18日举行「个人化学习论坛——为每个孩子量身订做一堂课」上,除了分享「个人化学习」的实际案例和经验。台湾的老师代表,诚致教育基金会支持的公办民营实验学校,花莲KIST公办民营三民国小校长施信源与老师颜美雯,也深入探讨「个人化学习」落实在台湾现场,多年观察及实际操作的思考。

布莱恩.葛林柏首先介绍,在传统的教室里,再厉害的老师面对程度不同的学生,也总是只能让教室里大约三分一的学生听得津津有味,其他三分之一,可能觉得老师教得太简单,另外三分之一,则是听不懂成为教室的客人。但是利用科技的工具和数据回馈,老师有机会,让每一个学生学适合自己程度的素材。他分享美国落实个人化学习的教室影片中,教室里没有老师讲述的声音、也没有学生吵闹的声音,学生分成几个学习小站(Station),桌上除了平板或电脑、还有着笔记本和铅笔,老师穿梭其间,分别和孩子轻声讨论当下学习状况。个人化学习,并非学生独立、甚至孤立的学习,也不是老师在教室里「全然放手」,而是让教师减少知识讲述的时间,创造机会去厘清每个孩子的学习状况。

机器人和老师协同合作,找出孩子学习瓶颈

美国湾区知名的企业家包括脸书、GAP、Walmart等企业集资,找来有冲劲的办校者、优秀教师,抛开工业革命后「教室像工厂-制造标准教育产品」的思维,从头思考与现代生活接地气的「有效学习」。 「创立之初,我们希望解决加州湾区(Bay Area)低收入背景学生在一般体制学校无法适应的问题,希望透过个人化教学,能发现、掌握学生在学习上的瓶颈,教师才得以对症下药,提供孩子适时(When)、适地(Where)的教学协助,」葛林柏特别呼吁,善用线上资源、让孩子带着电脑在教室的学习,其实更需要老师细致的观察和个别指导孩子,透过更亲近的互动,让孩子每天都能「学会」。

如此教学理念要实践不容易,必须投入时间慢慢铺陈。葛林柏分享,实验教育并不代表「一定是解方」,而是亲师生要一起冒险、一起调整。他们一定先让教学团队筹备1至2年,先试验、汰选出可行的教学原型(Prototype)后,在小规模的人数测试,期待不拉高、不急于短时间内普及,「要实验理想一定有风险,一定要和家长沟通、凝聚『老师天天在做实验』的共识。」葛林柏另外建议,可以先用数学这样有清楚程度逻辑、有对错标准答案的科目先试验、琢磨出适合教师以及学生的教学原型。

https://cp.cw1.tw/files/md5/3c/11/3c116db208fa3d7781578a46afd1f2c7-68011.jpg" src="https://cp.cw1.tw/files/md5/3c/11/3c116db208fa3d7781578a46afd1f2c7-68011.jpg " style="height:296px; width:526px">▲ 藉由美国湾区教育实验经验、花莲KIST公办民营三民国小校长施信源(右二)的经验,带领现场思考个人化学习、科技融入教学各面向思考。诚致基金会提供</p>
<p>少一点「传道」,多一点「解惑」</p>
<p>调整教学,教师需要先调整自己。 「我们习惯一排教室老师麦克风比大声,哪天不太需要讲课了会有飘浮感,」施信源从一般城市公校离开,如今在花莲三民国小尝试设计、创造混龄、混成(Blended learning )的个人化教学之间,他也不断思考之前养成的职业惯性,有了更多省思和调整,他反问,如果一般人能自己找Youtube影片看、做出一锅麻油鸡,教师为何不相信孩子能有自主学习的能力?除此之外他也强调,教师的工作内容,也应该跟着转变,「我们(教师)要能成为指导学生如何运动的工具和资源、引领学生如何抓住知识的人。」</p>
<p>个人化学习不只能针对不同孩子拔尖和扶弱,其中让机器人取代知识传授时间,让教师重新找到位置,增强、发挥自己在「教」的专业。 「只有老师的说明和引导,才能让孩子的眼睛因为学习而发光!至少在100年内无法由机器人取代!」葛林柏最后强调。教学当中,教师并不会因为学生自主使用科技工具学习而淡出教室,反而更能凸显人与人之间互动的价值,在铺陈孩子客制化的学习进度当中,让孩子感受到,老师没有放弃、忽略他!</p>
</div>
<p></p>
<p>调整教学,教师需要先调整自己。 「我们习惯一排教室老师麦克风比大声,哪天不太需要讲课了会有飘浮感,」施信源从一般城市公校离开,如今在花莲三民国小尝试设计、创造混龄、混成(Blended learning )的个人化教学之间,他也不断思考之前养成的职业惯性,有了更多省思和调整,他反问,如果一般人能自己找Youtube影片看、做出一锅麻油鸡,教师为何不相信孩子能有自主学习的能力?除此之外他也强调,教师的工作内容,也应该跟着转变,「我们(教师)要能成为指导学生如何运动的工具和资源、引领学生如何抓住知识的人。」</p>
<p><a href=亲子教育文章原链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