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教育创新

「CSI假新闻鉴识中心」课程:辨识假讯息 先学如何查证


课堂上,学生学到即使是面对传单,也要谨慎思考讯息的正确性。照片:黄建宾

公民老师吕昱达曾是新闻报导中被误解的角色,现在他开设「CSI假新闻鉴识中心」课,带学生从寻找证物开始,练习判断讯息真伪。

「林阿姨是被『假新闻』害死的!你们要找到害死林阿姨的证物在哪里。」绰号「丹尼老师」的高雄新庄高中公民老师吕昱达向学生宣布了这次的任务。

拉开黄色封锁线,踏进犯罪现场,地上以黄色纸胶带呈现倒卧在地的人形。鉴识人员在林阿姨家寻找线索,讯息隐藏在邮箱、墙上纸条,以及被咖啡泼到的报纸,想要寻找真相的紧张感在空间里蔓延。

这里并非真的犯罪现场,而是景美女中公民老师彭如婉所开设的「读报独报」课,这堂课邀请了「丹尼老师」吕昱达来到课堂上,教授一堂能唤起学生对假讯息意识的媒体识读课「CSI假新闻鉴识中心」。

教室空间划分为「鉴识中心」与「案发现场」。学生以鉴识人员的身分进入案发现场,寻找犯罪现场的证物。先扫描QRcode找到加密证物的档案,再从报纸和墙上纸条寻找解锁档案的密码,获得传单、新闻报导、脸书贴文和LINE讯息这四种资讯类型的证物。

「啊!找到了。」学生小声惊呼,没有让其他人发现自己已经从英国脱欧的报导中,推算报纸发行的日期,还原被咖啡污渍掩盖的新闻报导。

获得证物后,学生回到鉴识中心,透过三阶段分析证物真伪。第一阶段同学自行讨论讯息的正确与否,并说明理由,之后吕昱达提供经证实的第一手资料,让学生再次判读,最后老师加入小组确认最终解答。


吕昱达透过生动的课程设计,教导如何辨认讯息的真假。照片:黄建宾

一则芬兰假新闻骗倒全班

以「芬兰废除基本学科」的报导证物为例,五组同学在第一阶段都判定为真实讯息,理由包括「芬兰的国家教育本来就与众不同」等直觉想法。直到拿到「密件」——芬兰教育与文化部网站的Q&A和芬兰国家教育署的正式声明稿,才发现这则新闻不但是出自美国内容农场,而且是很久以前就在流传的假讯息。

经过约两小时的课程,原本只透过「博恩夜夜秀」、「卡提诺狂新闻」接收讯息的学生,开始有了警觉,「本来不知道怎么判断,看了资料再跟老师讨论后才发现这是错误讯息!」一位同学表示。

课程名为「CSI假新闻鉴识中心」,将假讯息喻为犯罪事件,说明错误、虚假或恶意讯息也可能触碰法律界线或伤害他人。

上这样的课需要很多事前准备,设计课程更是花时间,但吕昱达乐此不疲。因为他曾经深受偏颇报导之苦。他回忆,2011年担任台师大学生会代表时为废除宿舍门禁,也曾遇过类似情况,「我们的立场是跟学校沟通,但我觉得有些媒体报导把我们写得好像很抗争。」

成为新闻报导中被误解的角色,开启吕昱达对媒体的反思,他曾考虑报考新闻研究所,也意识到资讯爆炸时代,让学生具备媒体识读能力的重要性。 「学生不一定要从事媒体产业工作,但要了解媒体如何运作。」

让人恐慌的讯息,先存疑

29岁的吕昱达对于媒体素养的用心,连开设多年「读报独报」媒体素养课的彭如婉都说:「我也没有办法做到这样。」吕昱达目前在台师大课程与教学研究所进修,除了「CSI假新闻鉴识中心」课,也曾开设「视角」媒体识读教育工作坊,课程内容从教授传播理论、邀请线上记者分享实务经验,到让学生实际改作不符新闻伦理的新闻。

吕昱达虽在课程中带入事实查核的练习,但如同「CSI假新闻鉴识中心」将大部分时间安排在讨论讯息真伪,说明现实中查证远比接收假讯息耗时耗力。在没有提供资讯的情况下,学生较难在繁忙的日常生活中落实资讯搜集和讯息查证,所以吕昱达更希望藉由课程让学生感知假新闻的存在。 「如何判断(假讯息)很难,只是希望同学能停下来想一想,会让你恐慌的讯息,通常都要小心。」

以「芬兰废除基本学科」的报导证物为例,五组同学在第一阶段都判定为真实讯息,理由包括「芬兰的国家教育本来就与众不同」等直觉想法。直到拿到「密件」——芬兰教育与文化部网站的Q&A和芬兰国家教育署的正式声明稿,才发现这则新闻不但是出自美国内容农场,而且是很久以前就在流传的假讯息。

亲子教育文章原链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