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教育创新

PISA成绩背后三大省思:「动机落差」是最大危机

二○一三年底刚公布的「二○一二年国际学生能力评量」(PISA)成绩,在全球六十五个参与国家中,数学前五名全部是亚洲国家,分别是上海、新加坡、香港、台湾和南韩。

成绩一公布,再度引发西方国家的激烈讨论。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OECD)的PISA计画负责人安卓.施莱瑟(Andreas Schleicher)对西方国家提出警告:「英国、美国和西欧国家,普遍成绩都落在中等和待加强,西方国家不能继续认为,亚洲国家就是『会考试』。」

PISA每三年一次的国际评比,深深影响各国教改方向。过去十年,PISA俨然成为全球教改的温度计。评量拔得头筹的国家,立即成为教改典范。

二○○○年PISA评比首度公布,芬兰学生卓越表现引起全球注目,芬兰教改经验让人趋之若鹜。二○○九年上海首度参加评比拿下阅读、数学和科学三个第一;同年,中国的国内生产毛额(GDP)首度超过日本,跃居全球第二,挟着强势的经济成长动能,「虎妈教育法」首度引起国际的热烈讨论。

这一次PISA评比亚洲全胜,再度牵动西方国家的焦虑,背后连结着全球化时代人才竞争的庞大压力。英国国家广播(BBC)的专题报导提醒,芬兰的成绩不断滑落,若是不赶快改革,有可能如同诺基亚(Nokia)的衰败。美国《纽约时报》也具体指出,「在数学成绩,上海学生的平均程度,超前美国表现最好的麻州整整两年半!」

名次背后的三大讯息

但是,习惯竞争追求好成绩的亚洲国家,也并不觉得辛苦的亚洲经验是典范。韩国媒体报导:「韩国教育本质是妈妈的压力」、「孩子没有梦想未来的时间」。

到底,未来的人才需要什么样的教育?芬兰经验或是亚洲典范,哪一种才是对的方向?在各国名次和成绩背后,此次的PISA国际评量,还有更多值得探讨的讯息:

一、「动机落差」取代「数位落差」,成为输赢关键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汤玛斯.傅立曼(Thomas Friedman)在PISA成绩刚出来时,写了一篇专文分析。他说未来的世代若是希望维持中产阶级的身分,一定必须终身学习,不断增进自己的知识和技能。要做到不断学习,就必须拥有自主学习的动机。

「『数位落差』将消失,取代的是『动机落差』,谁能有动机、热情和毅力,去使用随处可得的便宜科技和资讯,就会是全球化里的赢家,」傅立曼分析。

二、最好的老师,应该要留给最弱势的学生

施莱瑟指出,评量表现优异的国家,共同点是付出最多的资源投资老师。

英国《金融时报》报导,上海推行了一系列改革,将优秀老师和校长派到教学表现最差的学校,并有显著效果。伦敦的学校,最近几年也有明显进步,主要也是因为类似的改善措施。

三、「自主权」决定成就高低

从这一次的评量结果分析,「自主权」是关键字。施莱瑟指出,表现最好的学生,普遍觉得自己拥有学习自主权,「他们相信只要努力,就会有好成绩,就会改变自己的人生。」

和西方国家相比,亚洲国家学生花在学校、课外补习和家庭作业的时间较多。当学生成绩落后时,家长会觉得只要透过更多的加强,就会改变和提升。

「美国的学生比较容易回答:『数学不好,是因为我天生没有数学细胞。』数学成绩好的,也会归因自己天生就是数学天才,」施莱瑟观察。

普遍来说,表现较好的学校中,老师的教学自主权也较高,对于课程和评量都有更多的专业自主权。

PISA评量是一个「功利」的检测系统:目的是从未来人才的需求出发,评估现有教育体制是否得以培养学生相关能力。被《纽约时报》喻为对全球教育政策最有影响力的施莱瑟也坦白说:「全球化时代最可能成长的工作机会,需要的就是PISA中能拿到高层次分数的人才。而这种能力很难教。」

政策不该随评量结果摇摆

曾因PISA成绩不佳而改革教育的日本,历经二○○三年、二○○六年PISA排名下滑的「PISA震撼」后,检讨「宽松教育」政策,且重新增加授课时数,并举行全台湾学力测验。这次成绩终于止滑。但日本也有人提出,教育政策不应随着PISA结果摇摆;政府应该做的是,自己想清楚未来日本产业的走向。

教育政策不应该、也无法随着PISA评量的成绩,每三年一次大幅动荡。如何中止「PISA焦虑」,找出最适合自己的路,应该是东西方国家都要面对的挑战。

★教育新知不漏接!立即加入教育家部落格

二、最好的老师,应该要留给最弱势的学生

亲子教育文章原链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