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教育创新

史丹佛大学如何培养学生的成长心态、战胜小鸭症候群

患有「小鸭症候群」的学生在成长过程中被训练成只能让别人看到自己的优点。回避失败的想法成了绊脚石,让他们选择「不去挑战任何可能性」。当「不表现出自己努力吃苦一面」变成目标,只会使他们和所有引导他们迈向成功的事物渐行渐远。史丹佛大学的教授们施展什么绝招,帮助优秀学生克服失败心理,培养他们的成长心态?

美国矽谷被认为是孕育创业家的重要摇篮,长久以来受到全球瞩目。其中担任培养人才重要角色的,即是位于矽谷中心的史丹佛大学。

究竟史丹佛大学的学生们成功的秘诀为何?答案就是他们不厌恶失败的心态。

史丹佛大学所提倡「不害怕失败」的想法,成为矽谷创业文化的原动力—几乎所有新创公司都会失败包含史丹佛大学在内,「从经验中学习」的观念早已深植在旧金山湾区一带。

为了登上通往成功的阶梯,「面对风险」「远离舒适圈」和「乐观地看待失败」都是不可或缺的。

换个角度来看,史丹佛大学可说是在教导学生成长心态这个概念。

成长心态与定型心态

最先提出「成长心态」理论的是史丹佛大学心理学家卡萝.杜维克教授。

所谓「成长心态」,是指要发挥个人潜力别无他法,只有亲身挑战眼前的难关正是自我成长的绝佳机会。即使失败或目标没有达成,都不是因为自己的无能造成的。此时必须回想过程并深刻反省,朝成长之路迈进。

「成长心态」有许多优点及益处,不过实际上几乎所有人都抱持着杜维克教授所提出的另一种观念:定型心态。

「定型心态」,是指深信自己的能力、智力与才能都是固定不变的一种心态。

抱持「定型心态」的人,即使自己考试成绩不佳,也会认为原因出在自己没天分。这种人只要一遭遇挫折,几乎都会立刻放弃,改去寻找其它「能立即成功的事情」来做。他们将寻找自己专长,以及避开失败和吃苦当成自己的人生目标。

杜维克教授的研究结果指出,抱持「成长心态」的人具有能忍受困难、找出工作意义,长期下来会比较容易成功的倾向。

意外的是,多数史丹佛学生在刚入学时都抱持「定型心态」,这是因为他们在成长过程中总被称赞「头脑很好」「很有才能」或「你很特别」等。当人持续接收自己比他人优秀的称赞时,会逐渐养成脆弱的玻璃心,丧失承担风险的意志力。

这些人能就读如史丹佛大学等一流大学,基本上都是因为他们在学习过程中一路追求完美表现。可是,当他们成为史丹佛大学学生后,这种心态并无助于引导出任何未来的可能性。进入史丹佛大学后,他们会获得许多尝试「自己能做些什么」的机会。为了这些即将到来的机会,他们必须具备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厌恶失败的心态才行。

史丹佛的小鸭症候群

史丹佛大学为了教导学生抱持「成长心态」,时常会跟学生提起「史丹佛的小鸭症候群」。 「小鸭症候群」并非恐怖的传染病毒,它是在新生间蔓延的一种想法。其包含两种症状,只要两种症状同时出现,就会妨碍到成长心态的培养。

第一种症状是深信所谓成功,就是以最优秀成绩毕业;第二种症状是深信必须使别人认为自己从不费力追求成功。会取名为「小鸭症候群」,是因为这种状态跟小鸭在游泳时的状态很像。表面上看起来泳姿相当优雅,水面下却是用脚拼命滑水,努力地不让自己溺水并往前进。

学生们在进入史丹佛大学就读后,绝大多数都会采取像小鸭一样的行动。表面上看来冷静沉着,非常有自信;实际上却是为了追上大家而拼命努力着。

多年前,史丹佛大学被某个主流网站评为「全美学生压力最大的大学」,很有可能就是「小鸭症候群」的存在造成的。

然而,「小鸭症候群」绝非只存在于史丹佛大学中,它普遍存在于美国其他顶尖大学的众多学生之间。他们大多都在成长过程中被训练成只能让别人看到自己的优点。回避失败的想法成了绊脚石,让他们选择「不去挑战任何可能性」。当「不表现出自己努力吃苦一面」变成目标,只会使他们和所有引导他们迈向成功的事物渐行渐远。

虽然「小鸭症候群」并非史丹佛大学特有现象,不过史丹佛大学意图解决这问题的举动却相当独特。史丹佛大学会在新生入学典礼时介绍小鸭症候群现象,同时教导他们挑战跟失败都是学习的一环,不会因此不配成为史丹佛人。另一方面督促学生尽情分享自己遇到的问题,为打造出能安心讨论彼此难题的社群出一份心力。

史丹佛大学透过宿舍制度、心理咨询及教职员训练,令「成长心态」成为该校风气,落实在每个人心中。

我初登杏坛时,尽可能地在课堂上纳入「成长心态」概念,在早期课程里刻意创造各种机会让学生经历失败。比方说,明知道几乎所有学生都会答错,却故意请他们预测某个实验结果。对于他们的错误,我以「兴奋」代替「责备」来回应,和他们分享心理学是如何改变人们看世界的观点,尽量让他们了解这堂课是接纳「自我变化」大好机会。我努力将心中这份对失误的「热情」传达给所有人,同时留心当个总是采纳新点子的模范。

有时也会在课堂上问学生:「在学校里学到的知识与自己人生上的问题或课题有关吗?」比方说,最近我在心理学课程中谈到「压力科学」,每次上课前都会请学生分享「和所学有关的经验谈」—在课堂里学习到的知识与想法是否能应用于生活中?有没有能印证上周课堂内容的经验?抑或是与上课内容有所矛盾的经验?

由于「成长心态」里最重要的就是相信「自己可以影响自己的人生。」所以,我把心理学实验当成课题,请学生报告自己的实验结果。

例如,我在课堂中请学生重现克服不安的心理研究结果。这个研究是由美国哈佛大学商学院学者所进行,证明了「身体姿势」会影响人的心情,甚至是生理。于是,我传授了这个能缓解不安、给予自信且减少压力荷尔蒙的「姿势」给学生(读者也可以一起试试看。这姿势只需坐姿端正,或是站直后双手自然摆在腰间即可)。

在课堂上,有几位学生分享了他们在生活中实际改为这个姿势的结果。其中,有学生为了让游泳社的朋友能够游得更快告诉朋友这个姿势。

这种课堂实验对培养「成长心态」有两种帮助。第一,透过这种实验可以使自己处于非习惯性环境或「舒适圈」中,因此产生尝试新事物的念头。第二,可以了解到「自己和自己的人生都还在成长中,未来藏有无限的可能性」。

这两点正是过去的我曾经被迫面对的事。十五年前,刚进入史丹佛大学攻读心理学博士的我和现在完全不同。就读美国波士顿大学时,我是平均成绩永远是A,而且在四年内修得两个学位(大众传播学和心理学)的优秀学生。

但是,到史丹佛攻读博士时,我和其他新生一样对未来充满不安,担心自己是不是不适合这所菁英学校;如果犯错或显露自己的极限时,会不会被别人认为自己丢了史丹佛人的脸。

史丹佛大学的学生经常骄傲地身穿印有校徽的T恤或运动服来上课,或大步地走在校园内。不过,我却连买个印有校徽的周边商品都感到犹豫。如果学习跟考试都不顺利的话怎么办?若是中途面临必须休学的情况该如何是好?一想到这些,就不禁默默觉得穿着史丹佛大学运动服的自己,跟象征极度自信与野心的古希腊伦理思想名词「傲慢」(Hubris)完全相符。

「要先能让自己肯定自己才行。在这之前,我不配穿上史丹佛校徽。」那时的我如此深信着。

「大失误」却是成功契机

不可思议的是,不,或许是时机正好到了也说不定。

让我得以学习「成长心态」重要性的「大失误」,就在博士班第一年快要结束的时候发生了。当我着手解析研究室花了一年收集来的实验数据时,实验室助教发现数据里的矛盾之处。进一步确认数据资料后,发现约一个多月前开始,我竟然将两个不同的实验数据资料混在一起了。

由于我的过失,使得一直以来解析的数据资料信度大幅降低。原先应可得出的研究成果也功亏一篑。对我来说,必须向我的指导教授报告这件事,是我人生经验中最痛苦的经历之一。心里也曾想过与其告诉指导教授这件事,不如直接放弃博士学位休学还快活得多。

听完报告后,指导教授的反应正是展现「成长心态」行为的典范。他先理解我犯的错误为何,并关心问题是否有挽救余地等细节。最后协助我构思如何修复档案,让整个研究重新上轨道的计画。他告诉我「失误无法避免,重要的是该如何应对」,还分享了他读研究所时跟我犯同样错误的经验,据说他当时害怕到全身颤抖不已。

那时是自从我进入史丹佛大学以来,第一次感受到「成功不需要完美」这件事,也察觉到自己身边存在很多帮手。

不单单是学习到该如何不再犯同样错误,我还学到透过不隐藏自己、对所有事物都努力朝正确方向前进、别太苛责自己等,让自己能立刻从过错与失败中重振精神。

虽然弄混资料并非我研究所生活或职涯中犯的最后一次失误,却成为我重整心态的重要转捩点。这就是我学到「从过错和失败中成长的方法」的瞬间,也是史丹佛大学教我的最重要的一件事。

在那之后,我也当上心理系研究生的指导教授,并遇到一件让我印象深刻的事:我的直属导生跟我犯了同样错误。他跟当时的我一样,发现自己失误时感到困惑且内心动摇不已。于是,我将自己差点搞砸整个研究的悲剧与他分享,接着说明这个经验促使了身为研究者的我学习、成长了多少。尔后,他告诉我:「你应对失误的方式,对我来说是个全新的发现。」

因为他领悟到「过错与失败并非人生终点,也一点都不丢脸」,也察觉到过错与失败是个契机,令我们得以找出处理方法及最佳应对方式。

我很庆幸自己成功扮演好传授史丹佛大学「成长心态」的角色,同时心怀感恩,感谢藉由过去的失败经验导引出正向结果,使自己离心目中的人生导师理想更进一步。

人生顺利简单3法则
.保持「成长心态」。

・即使失败也不认为是「自己能力不足」。
・将面对难题当做「成长的绝佳机会」。
・「理解失误成因」「思考可否补救失误」,不因失误后悔。
.不厌恶失败,抱持「从所有经验中学习」的心态。

・将挑战及失败视为学习过程的一环。
・了解过错与失败只是「找出解决方案的契机」。
・把失败与失误当成「发现新事物的机会」。
.摆脱「小鸭症候群」。

・若失误出现则勇于面对,不对失误加以隐瞒。

★教育新知不漏接!立即加入教育家部落格

「成长心态」有许多优点及益处,不过实际上几乎所有人都抱持着杜维克教授所提出的另一种观念:定型心态。

亲子教育文章原链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