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教育创新

这堂课,连结3,000个师生的感动,从家的记忆中看到爱

你的孩子看过你仔仔细细为他保存的超音波照片吗?他们知道阿嬷为什么总是舍不得丢剩菜和老东西,是源自艰辛的童年吗?在高雄,有一位纪录片导演跟一群国小、中学跟高中老师,自发性串起的一堂「岛屿的集体记忆」创作教学课程,是一堂课本没有,也不考试,却打动孩子也打动老师们的课……


因为岛屿的教案,孩子开始回头挖掘家族的故事与记忆。曾千倚摄

高雄市右昌中学二年级视觉艺术课的一张作业单,邀请同学写下并画下一个属于自己家的人物或物品与它的故事。有位同学写的是「我的超音波照」:我找到一个类似「育儿手册」的小本子,里头记录了许许多多事情,就连第一次阵痛什么的都被详细记录出来,翻到后面,就看到两张超音波照……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照片的当下莫名的想哭,脑海顿时涌过的回忆竟是和妈妈吵架的片段,想到妈妈在怀我的时候遭受的痛苦就觉得很对不起她……

作业也有「用说的」。一段影片中,一位男同学正要讲阿公的故事,一旁同学用手当成麦克风堵在受访同学下巴处,一阵嘻笑开场,当提到阿公13岁就必须赚钱扛瓦斯,扛到满身是伤,看似对世界满不在乎的中学男生心疼阿公的辛苦,竟在镜头前「5秒爆泪」,哭到故事也讲不清楚。

这堂既非历史、国文也非公民的课,而是右昌中学视觉艺术科连结国文、公民、历史、英语、音乐等跨领域老师,所做的「岛屿的集体记忆」创作、教学、展览计划的共备课程之一。

家族记忆跟家人,在孩子心中变得立体
这是一堂课本没有、考试也不会考的课,刚开始老师群推着性格软烂、动机不高的孩子们,回家寻找并记录自己家庭的故事,为「家」下一个定义,孩子被引导讲出自己的故事,「没想到,他们完全不是一般认知的无感小屁孩,他们是有感情的!」右昌中学视觉艺术老师陈纯莹激动的说。

「岛屿的集体记忆」创作、教学、展览计划是由曾任美术老师、目前长住法国的纪录片导演陈慧龄发起,并由陈慧龄在雄女担任实习老师时的学生、现任高雄市胜利国小特教老师李思莹积极推广,目前已举办12场研习,2016年形成跨校共备社群,参加过研习的老师超过300人。

高雄地区已有雄中、雄女、胜利国小、冈山中学、右昌中学跨领域进行课程,其他县市则有个别老师进行课程或邀约讨论中,总计这个跨校、跨领域、跨年段的共备社群,连结了3,000位老师跟学生,在各校开出在地化的课程内容,虽课程跟作品样貌不一、但故事同样精彩。

「我们期待学习是,除了让孩子在认知上多认识几个字,或怎么列式解题之外,有机会找回人和人之间相处的温度,找回对生命的尊重,」共备的关键推动者李思莹说。

岛屿的集体记忆共备课程,由胜利国小延伸到右昌中学,打卡点快速扩散中(图左到右为胜利国小林幸宜,右昌中学陈筱姗、右昌中学陈纯莹老师)。曾千倚摄

因此,岛屿不像一般「正规」的共备研习要观课、议课,岛屿的研习注重「细节」,有十几盏昏黄小灯微光,搭配新鲜桐花,或一字排开、每道带着故事而来的美食buffet,在小酒馆氛围的共备中,不同学程、不同领域的老师分享,如何引导孩子做口述历史,建构个人家族史,并进行创作,也在轻松吃喝中,把最艰难的教学、行政、合作的事情全部「乔好」。一群傻子老师凭借高雄的豪迈与热情不断往外连结扩散,由下而上的自发性,获得高雄市教育局的行政支持,持续往北部连结中。

岛屿共备火光,一棒接一棒
岛屿共备的点火者,是目前在法国长住的纪录片导演陈慧龄,她曾在徐汇中学担任美术老师,从法国拍回台湾,她想用镜头带年轻人回头看自己家族的故事。

陈慧龄在法国时拍摄了一部记录寄宿家庭爷爷奶奶的纪录片「通往天堂的信箱」,记录这个来自诺曼第的特别家族二战时代的回忆,她惊觉自己对自身家族故事的无知,回台后决定开拍「给阿妈的一封信」记录长片。

八年来,「给阿妈的一封信」从长片逐渐长出课程雏形,一路从雄中、建中、虎尾高中、雄女等校实验开展,过程中陈慧龄募集家族故事,跟拍他们的家人,2015年她在雄中、雄女进行超过1,200位同学的创作课程,连结了国文、美术、电影等领域,让每个同学完成创作故事,也将教案、访谈问题清单等资料集结上网,让其他老师参考。

2015年年底,陈慧龄回法国的前一刻,当年她在雄女的学生、胜利国小特教老师李思莹,邀请她到校分享她的两个记录长片的片花,校长与同事大受感动,于是胜利国小接下岛屿共备的国小组第一棒,胜利岛屿小组共跨国语、美术、综合、资讯、音乐、特教等领域,研发出专属于胜利国小的课程「不老的回忆-温煦的风景」。

「不老的回忆」课程带胜利的孩子走进附近眷村改建的「果贸社区」访问居民,请孩子的外婆下厨,为长辈画肖像画等活动,并把过程全都拍摄下来。 「本来小孩回阿公阿嬷家,都只是打招呼,没话聊,就进房间打电动,现在他们第一次好好听长辈讲故事,会主动靠近、建立关系,」胜利国小的视觉艺术老师林幸宜说。

由于胜利国小团队的大力推广,右昌中学也奋力突破被进度捆绑的压力,连结美术、国文、电影、音乐、历史、英文、公民等领域,研发属于右昌的岛屿课程「记忆、拼图、寻根之旅」,包括台湾美术史、长辈肖像画、采访长辈、了解战争跟人权等议题。

认知与情意兼具的教案
看着一张张作业单上,学生花时间、心力写下并画出的家族小故事,「阿嬷的羊肉汤、曾祖父的柑仔店」,当老师的怎还能淡定以待,只能燃烧热情回报。教书十四年的陈纯莹说她现在做的备课内容,是「当老师以来从未做过」的事,包括去google earth调学校老照片,访问社区耆老关于右昌发展沿革,请历史老师来讲人权,请国文老师来讲采访,「要备课的资料太多,我每天都只能备好隔天的课程进度,」陈纯莹虽说忙到翻,脸上却有一种自我挑战的满足神情。

107课纲实施在即,右昌中学岛屿团队积极想让这堂课,成为未来校订跨领域的弹性课程,如此便能直接解决协同教师的现行结构问题,包括时数限制,以及钟点费短缺的现实考量。

追寻家族故事的课,内容看来跟考科很遥远,但右昌国文老师陈筱姗认为,孩子的作文力、表达力、沟通力、观察力等「素养」,本来就会在无形中被锻炼出来,这堂课给孩子的影响绝对超乎成绩单上的数字。

全力推动岛屿共备的李思莹说,许多教学第一线老师发现,孩子对家人无视、对世界无感,大部分时间孩子们武装自己,心里不舒服的时候就用凶、暴力、欺负他人来发泄,有一个同学在岛屿作业心得写着:从此之后,他要更加努力接受家人、照顾家人、喜欢家人,「故事能疗愈人心,让人互相理解,这堂课想带孩子找回感觉、学会柔软。」

岛屿课程希望孩子认识自己,且希望这样的自我认识,帮助他们想望未来时有清晰的立足处,未来面对困顿挫折时亦足以支撑他们。

导演陈慧龄希望有更多学校跟老师用在地化的方法,带孩子追寻自己的故事,更发愿要做「世界家族故事交换计划」,让台湾学生跟世界各地的学生进行「故事交换」,双方分享自己的家族故事,从故事中了解对方的文化与历史,课程结束时完成各自的艺术创作,设置一个网站,让各国学生打卡、上传故事跟作品,让记忆的火花持续燃烧……

★教育新知不漏接!立即加入教育家部落格

因此,岛屿不像一般「正规」的共备研习要观课、议课,岛屿的研习注重「细节」,有十几盏昏黄小灯微光,搭配新鲜桐花,或一字排开、每道带着故事而来的美食buffet,在小酒馆氛围的共备中,不同学程、不同领域的老师分享,如何引导孩子做口述历史,建构个人家族史,并进行创作,也在轻松吃喝中,把最艰难的教学、行政、合作的事情全部「乔好」。一群傻子老师凭借高雄的豪迈与热情不断往外连结扩散,由下而上的自发性,获得高雄市教育局的行政支持,持续往北部连结中。

亲子教育文章原链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