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教育创新

作家虚拟课堂访问,与学生读者进一步连结

许多教师在童年时期很难与图书作者联系,而现今的教育工作者,特别是中小学,正在努力利用科技如Twitter、Skype,以及Google Docs来连结学生与作家。俄亥俄州4年级英语教师Stacey Riedmiller表示,这对孩童读写的教导方式是种改变。

教师们表示,社群媒体是连结的切入点,例如他们透过Twitter让活跃使用Twitter的作家知道学生喜欢他的书,许多作家回覆这些讯息,并展开线上的交流。现在有更多的作家使用Skype、Google Hangout或是Facetime做虚拟的学校拜访,亲自访问可能让学校花费数千美金支出作者出席及旅行费用,而简短的视讯谈论通常是免费的。

许多人认为这样虚拟互动对学生、教育工作者和作家是有好处的。对于学生,他们认识写作、修改和出版的流程,作家是一位真实的人类。对于教师,他们了解学生对于作者的种种问题。而对于作家,这些交流不仅是行销书籍,而是获得学生读者的真实回应。

《Where are My Books?》作者及插画家Debbie Ridpath Ohi表示当她太重视儿童读物的商业价值时,与这些年轻读者交流,帮助她重新思考为何写作及写作的喜悦。

作家Julie Falatko上个月对缅因州Oxford小学5年学生,透过Skype介绍她的宠物狗打破冰块,并把预计2017年秋季出版《Snappsy the Alligator》系列第2本书让学生预览。她对同学说,这本书有点小秘密,所以你必须要保密。同学阅读书后提出问题,学生对于作者灵感和叙述选择感到好奇,并随着教师指导,交流主题转为修改。 Falatko表示当她是学生同样年纪时,她以为作家坐下来写作就完成作品,插画家坐下来就画完图画,但实际运作不是如此。她让同学看《Snappsy the Alligator》初稿,通常一个故事大约要30次草稿。

Oxford小学教师Melissa Guerrette表示和作家采用Skype大约5年,学生对作家开放的提问方式不同于对教师。从学生提问的问题也是种评估方法,透过Skype会谈,Guerrette了解学生对于身为读者与作者的看法、重视书籍的方式,以及书籍的偏好。

作家透过交流,促销书籍、帮助创作过程,和目标读者保持联系。位于北卡罗来纳州作家 Barbara O'Connor每个月有4-5个Skype访谈,她的儿子已经成年,但她可以透过Skype和乔治亚州或夏威夷的孩子联系。

最近麻州Freedman老师透过Twitter和O'Connor分享一个档案连结,Freedman老师的学生阅读O'Connor的「Wish」并写下评论。 Freedman老师大约于12:55pm在Twitter留言,O'Connor在1pm回覆,Freedman老师并不认识O'Connor。 O'Connor要求Google Doc的编辑权限,她要回应每位学生的评论,作者在1小时内回覆,学生对于作者立即的回应感到惊奇。

Scholastic公关与教育图书馆行销副总裁Tracy van Straaten表示,像是口碑宣传,社群媒体可以是有效地广告形式,并随着技术进步,更多的作家对虚拟的访问有兴趣。 《The Quirks》作者Erin Downing是Skype课堂访问的粉丝,1年有30-40个Skype访谈。 「Lady Pancake & Sir French Toast」作者Josh Funk,白天是软体工程师,并不能经常到学校访问,他利用星期五午休透过Skype与学生会谈。

几个儿童图书爱好者网站提供这些关系的联系,Nerdy Book Club是一个致力于儿童与青少年书籍讨论网站,2011年由4位教师成立,现在有超过6万名用户使用「简易资讯聚合订阅《RSS Feed》」。教师和作家表示在这网路社群的另一个好处是在跨专业领域形成密切的友谊。 Downing表示,认识喜欢我所从事的书籍类型并关心孩子的人,我们就有相同之处,这是我们两种工作最好的一部份。

★教育新知不漏接!立即加入教育家部落格

亲子教育文章原链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