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教育创新

柳百珊:从「嗡嗡嗡」开始说起…

台北市长柯文哲先生有几个有趣的口头禅,其中最让我注意的是「嗡嗡嗡,嗡嗡嗡」这一句。当然,你也知道他为什么总喜欢哼这一段!

「嗡嗡嗡,嗡嗡嗡…」是儿歌《小蜜蜂》的第一句歌词,这首儿歌非常有名,旋律源自德国民歌与童谣《Hänschen Klein》(小汉斯),现已改编成各国语言的歌曲,内容意义亦不尽相同。

《小汉斯》起于19世纪毕德麦雅(Biedermeier)时期,歌词叙述一个少年想要走向外面的世界闯天下,他整装准备离家,母亲深怕因此没了儿子而哭得非常伤心,但仍然衷心祝福他,希望他早日归来!

7个寒暑过去,小汉斯已经长成大汉斯了!肤色也变得黝黑。身在异乡的他,有一天突然想要回家!

家乡的人都认不得他了!连妹妹见到他也问:「你是谁啊?」只有妈妈走过来,还没仔细打量,就大叫:「汉斯!我的儿子!」

♫连结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stWuexvkqs

这首歌几乎每个德国人从小唱到大,即使在家妈妈不唱,幼儿园的老师也会教!也许德国妈妈们不想让孩子从小被灌输离家出走的想法,现在通行的版本比较精简,故事结果是:小汉斯因为看到妈妈独自哭泣,很快就改变主意跑回家,还承诺不会再离开了!

唐朝贺知章有首诗:「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见《回乡偶书》)贺知章37岁考中进士便在朝中做官,直到80多岁告老还乡,中国传统落叶归根的思想,竟也与德国《小汉斯》遥遥呼应!

但不同的是:贺知章返乡时,父母早已作古,淡淡「笑问客从何处来」,却重重敲著作者的心,不禁悲从中来!而「汉斯」则是幸运的!因为他还有母亲张开双臂热情迎接!

大文豪易卜生有一出戏剧名为《皮尔金》(Peer Gynt),取材自挪威中世纪民间流传的浪子回头的故事。作曲家葛利格答应为《皮尔金》做配乐,花了一段时间创作,好不容易戏剧要公演了,没想到易卜生和葛利格都怕被观众骂,竟然在首演当天双双落跑!易卜生的戏剧原本争议性就大,但葛利格的音乐到底好不好听呢?先来听其中一首吧!

♫ 葛利格:皮尔金组曲《清晨》

是不是觉得这首曲子很熟悉呢?正如它的标题《清晨》,空气清新的早晨,太阳缓缓升起,让人觉得神清气爽!葛利格的音乐让原本不被看好的戏剧大获成功,观众为之疯狂,如果不是剧院发生火灾,道具和布景都被烧毁了,这出戏可能要破连续37场的纪录,继续演下去呢!

故事主角皮尔金,原是一位挪威富农的独生子,父亲将财产挥霍一空过世后,家道中落,孤儿寡母相依为命。年轻的皮尔金却爱吹牛,空想不切实际,无所事事常到处惹事生非;母亲也溺爱、纵容他。

一日,皮尔金因为破坏前女友的婚礼并抢走新娘,而被村民追杀,逃亡中进入了山魔王的宫殿,本想娶公主为妻成为驸马爷,却因魔王以抓伤他的眼睛作条件,吓得他赶快逃离,又为了躲避村民追捕,只好在山中盖一间茅屋居住。

一番周折之后,皮尔金回到家中,母亲看到儿子回来很高兴,无奈年事已高;皮尔金看见生病的母亲躺在床上,瞎编一些故事安慰妈妈。就在这样的氛围中,溺爱儿子的老母,一边看着久违的孩子,一边听着他吹嘘自己的丰功伟业,然后慢慢闭上眼睛,离开这个世界。

母亲过世之后,皮尔金是否终能觉悟,不再恍恍惚惚过日子呢?敬请搜寻「皮尔金的故事」!

皮尔金不但是个浪子,也是个负心汉!不过任何负心汉,都不乏爱慕者!在戏剧中就有一位女孩深深爱着皮尔金,当他在世界各地流浪的时候,默默的在家乡等待着他。一首《苏尔维琪之歌》(Song of Solveig),诉说这位女主角浓厚的情感,又带淡淡忧伤的心情!接着请听听这位痴情奇女子的心声吧!

♫ 管弦乐版

♫ 女高音演唱版

不论是《小汉斯》或《皮尔金》,让游子或浪子「回家」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爱!

爱,铺起了「回家的路」…

♫《回家的路》主题曲

回到原题!记得我们是从柯市长的口头禅「嗡嗡嗡」开始说起的…

为什么他总爱哼这一段! ?想找出原因有一个简单的「SOP」:

首先请将《小蜜蜂》唱一遍,然后…

这不难,用不着抓头,一颗头(壳)抱着烧!

柳百珊/古典 ● 经典(Classical & Classics)
paishan.liou's 的头像 柳百珊,德国慕尼黑大学音乐硕士,修习音乐教育学、西洋音乐史与社会心理学。新竹「IC之音」竹科广播电台,「百珊FUN音乐」节目制作、主持。铭传大学讲师,教授「音乐欣赏」/ 台北信义社区大学古典音乐欣赏讲师。

资料来源:2015/03/14独立评论@天下

★教育新知不漏接!立即加入教育家部落格

♫ 葛利格:皮尔金组曲《清晨》

亲子教育文章原链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