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教育创新

实验教育师培:想让老师经历未知,找到渴望

▲实推中心团队积极搜集使用者意见,去年11月也到全人举办的民主教育工作坊开了一场workshop,吸引许多家长参加。许家齐摄

台湾实验教育推动中心推出「实验教育工作者培育计画」,创造了一个新的师资培育型态,报名者不限背景与年纪,重要的是对实验教育有热忱。

实验教育三法通过后,公办和民办的实验学校快速成长,这么多不ㄧ样的学校开张,但是师资在哪里?

教育部委托成立的台湾实验教育推动中心(简称「实推中心」)今年二月推出「台湾实验教育工作者培育计画」,创造了一条崭新的学习途径。报名者不限教育系相关背景,也不限制年龄,学生、社会人士、自学生的家长、老师……都可以报名,重要的是对实验教育有热情。

培育课程主要分为三个模式:「基础通识」让学员认识实验教育的概念、借此思考自身教育观;「组课共学」由学员自主找有相同兴趣的同学,自行设定主题与学习方式;「场域实习」是实战演练、做中学,前往实验教育环境实习。

台湾实验教育工作者培育计画是台湾第一个通识性实验教育人才培育计画,也是第一个由公部门(教育部师资培育及艺术教育司)补助的实验教育师资培育计画。实推中心计画主持人、政大教育系副教授郑同僚表示,这个计画要做的是通才培育,激发学员对教育的热情。

通识的课程设计,围绕着对于「人」的关心。实推中心专任助理徐凡甘就表示,自己想上计画中的基础通识课,原因便是出自于对生命、对生而为人的好奇,他说:「我也想知道,我自己的生命会遇到什么课题、怎么跟别人产生对话,也很想了解,这个世界这么多元,怎么去保有每个人的差异性?」不只是教育工作者,各个领域的人都可能对这样的议题感兴趣。

今年春节,实推中心将培育计画的报名资讯在脸书上释出后,就引起很多人关注与分享,像是对实验教育有兴趣的大学生、想投入机构与团体自学的人、带亲子共学的家长,也有人分享给当老师的朋友。

郑同僚形容,这个培育计画就像鼓励学员去制作一艘船,但中心的工作并非带学员到森林里砍树备料,而是让他们向往大海,于是自己想办法造船,「我们是要他向往大海、向往成为一个实验教育工作者。」郑同僚说。

实验教育师资培育需求强烈

台湾实验教育工作者培育计画,源自于越来越强烈的实验教育师资需求。这个培育计画延续2017年教育部委托郑同僚执行的「台湾实验教育师资培育研究计画」,目的是了解实验教育现场的师资需求,并提供适合台湾发展之实验教育师资培育的机制等。

在研究团队与全台多种型态的实验教育单位、地方教育局官员、教师团体代表与师培单位等的数场访谈发现,小规模实验教育团体的师资有招募不易、教育训练成本高等问题;公立学校转型的实验学校,则面临师资再增能、传统师培出身的师资难为实验教育场域所用等挑战。

传统师培体系也很难立即的回应实验教育师资需求。熟悉师培系统的郑同僚指出,传统师培体系要做任何一个调整,就得进入程序、开会讨论,一旦进入实际程序,可能要跑很久的时间,不可能一次到位。

面对急迫的师资问题,执行多样实验教育相关研究、并拥有许多实务培力经验的台湾实验教育推动中心,以先前的实验教育师资研究基础,结合公部门资源、访查民间单位需求与集结其力量,用了约半年的时间,规划新型态的师资培育模式。

台北市第一所实验小学、备受关注的和平实验小学是实验教育工作者培育计画的合作单位之一。校长黄志顺肯定实推中心尝试做实验教育师资的职前训练,黄志顺说:「前面没有人知道怎么做,所以当实验教育推动中心愿意把相对应的资源和人力整合投入,对实践端、现场老师或是学校,我们会很期待。」

自主学习、开放参与的师培计画

这个培育计画可说是集结许多实验教育工作者的办学经验与期待。

徐凡甘忆起,当时带着计画课程初版访问熟悉台湾教育政策、担任生活实践自学团召集人的丁志仁时,获得了具有「破坏性」的建议,像是课程要保持弹性,让参与者能更自主的组合学习内容。另也有带领自学社群的资深教育工作者提醒,避免让培育计画过于制式化。

面对前辈提醒拥有官方资源的单位不要做太满、太多制式规划的建议,「我们后来就一直带着这种紧张的感觉(规划课程)。」实推中心专任助理徐家愉说。

让学员拥有自主性、开放参与的精神,不断体现在培育计画的设计中。例如在计画初期的「共识营」里,学员就可以自治的讨论实习的时数,提出对课程规划的意见等,计画中的许多规定并非死板板的不能更动、也非由实推中心上对下的全权决定。

徐凡甘说明,这样的设定想让教育工作者经历「未知」的感觉,就像当老师时,不晓得会教到什么样的学生,「他自己必须经历那种找到有兴趣的学习议题,发展课程的经验,」徐凡甘说。

完成10个月的课程后,学员会得到结业证书,虽未具有法律效益,但徐家愉表示,未来若学员要应征实验学校或实验教育团体、这个结业证书可以是有利证明。而实推中心重视的是学员在过程中的自我培力,「我们比较注重的,应该不是说上课完会得到什么、而是会经历什么。」徐家愉说。

这个充满实验性质的实验教育工作培育计画,也可能为台湾实验教育的环境,带进一股新的搅动力量。

★教育新知不漏接!立即加入教育家部落格

台湾实验教育工作者培育计画,源自于越来越强烈的实验教育师资需求。这个培育计画延续2017年教育部委托郑同僚执行的「台湾实验教育师资培育研究计画」,目的是了解实验教育现场的师资需求,并提供适合台湾发展之实验教育师资培育的机制等。

亲子教育文章原链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