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教育创新

新加坡数位教学  成功关键不在科技是教师

科技如何成为教学利器,是21世纪教育的大挑战。新加坡从2008年起,诉求科技融入教学。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国立教育学院学习科学与科技学部副教授陈文莉,2015年11月来台分享新加坡的教育改革,她以一堂新加坡小学教「分数」的数学课,说明科技在教学上的应用。

上课钟响,老师和学生们各自打开笔电,连线上类似公共聊天室的班级公共版,除了用电脑在版上发言外,还可以使用附加的便利贴功能标示意见或想法。老师首先出了一道题目,请学生提供数值介于0到1的分数,每个人的萤幕瞬间出现许多分数。所有学生接着检视公共板上数值的正确性,在有误的数值旁贴上便利贴让发文者改正。等答案都合格了,老师再要求大家把所有分数由大到小排列,萤幕画面又是一阵拖曳。接着,老师出题:「什么是1/4?请大家贴上日常生活中以1/4为概念的图。」板上除了熟知的十字切蛋糕、画圆,还出现四叶幸运草、一张四脚蹬的某支脚等等。

因为科技应用得宜,使得「分数」的认识、学习与应用,在短短20分钟内完成,不但节省时间,而且是全班「每一个人」共同完成的学习。

培育未来数位人才 政府成教学后盾

新加坡这几年非常重视数位学习,期待每个学生都可以成为「面向未来的负责的数位学习者」,因此在中小学课堂中,科技载具、数学学习平台、教学模型已经成为教学的一部分,政府也提供足够的资源来支持老师的教学。 「科技工具影响人类生活习惯,那么教育应该要如何让孩子拥有掌握二十一世纪生活的能力?」陈文莉说出了新加坡近年的教改目的。

除了透过科技,培养未来的生活能力,新加坡的教改很强调「团队协作」(Collabourate)的重要。 「新加坡是个小国家,在全球化的时代更要以团队去闯,」陈文莉说,协作的精神是相互依赖,而不是纯粹分工,人人平等不分高低,都出一份力,共创更好的团队成果。新加坡希望孩子不要进了职场才学习团队互动,应该从小就经由科技教育培养协作能力。

资深教师 运用科技教学成效最佳

新加坡这一波的数学学习改革,也鼓励任教于大学的教育学者进到中小学教室进行相关研究,陈文莉这几年和研究团队长期在中小学教室中观课。

在各项科技融入教学的计画实施之初,陈文莉和研究团队都觉得电脑科技是年轻族群的天下,并不看好资深教师使用科技教学的能力。

但研究到后来,教学成效最好的,却大多是一开始对电脑一窍不通的资深教师。陈文莉解释,无论教学工具怎么进步,教学核心还是人,资深教师在教学现场多年磨出来的经验,能够快狠准掌握学生学习进度、揪出学习盲点,马上修正方法、改善教学成果。反观年轻教师组,因为教学经验不足、对学生理解不够深刻,虽然科技工具使用自如,教学内容设计却不够成熟。 「数位教学重要的还是教学专业,科技毕竟只是辅助工具。」陈文莉强调。

值得一提的是,为了鼓励教育研究可以真正回馈教育现场,新加坡教育学界有独特的「设计研究」项目,教育部不在乎学者发表多少篇论文,但非常在意研究能影响教学多深和实践多少,因此申请预算都以实践程度和影响力作为评分标准。 「我们每周跟课三天,一跟就是两年!」陈文莉说,学术不应只是纸上谈兵,「计画结束要离开教室的那天,孩子不仅上台发表感言,还买鱼蛋请我们研究团队吃,这比发了十篇论文都还厉害!」陈文莉道。

科技新工具为教室带来冲击,教与学的习惯、班级经营、学生人际相处等,都需要重新思考与磨合。新加坡这几年在政府支持下,研究单位、教学现场携手培育二十一世纪公民的教育新方法,或许可为台湾带来一些启示。

★教育新知不漏接!立即加入教育家部落格

值得一提的是,为了鼓励教育研究可以真正回馈教育现场,新加坡教育学界有独特的「设计研究」项目,教育部不在乎学者发表多少篇论文,但非常在意研究能影响教学多深和实践多少,因此申请预算都以实践程度和影响力作为评分标准。 「我们每周跟课三天,一跟就是两年!」陈文莉说,学术不应只是纸上谈兵,「计画结束要离开教室的那天,孩子不仅上台发表感言,还买鱼蛋请我们研究团队吃,这比发了十篇论文都还厉害!」陈文莉道。

亲子教育文章原链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