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教育创新

进入奇点大学的第一位台湾人葛如钧:要求学生听话,只是在扼杀孩子10年、20年后的价值

台北科技大学互动设计系助理教授葛如钧,是第一位被「奇点大学」(Singularity University)录取的台湾人,面对未来,他认为大学教育改两年就好,学费变两倍,学生不会浪费时间,学校也不需要排课塞时间。

第一位进入全球最聪明的奇点大学的台湾人葛如钧,鼓励学生「不听话」、懂得问「为什么」。廖佑玱摄

AI人工智慧,近来成为最火红的关键字,出现在各类议题讨论中。面对未来六成工作可能被机器人取代的焦虑,更多高科技人反向提醒,我们必须重新珍视身为人类的独特价值。

台北科技大学互动设计系助理教授葛如钧,是第一位被「奇点大学」(Singularity University)录取的台湾人。 2014年,他和80位全球最聪明的脑袋,聚集在NASA和Google合创的奇点大学,十周内,他目睹各类以「指数型」(十亿倍)速度爆发的尖端科技,将彻底改变人类生活。

葛如钧以数位相机的发展为例,40年前,数位相机的解析度为一万画素,重量高达二公斤,价格约为一万美元。 2014年后,数位相机的解析度超越一千万画素,体积却小于十公克,价格也低于十美元。整体而言,数位相机的解析度提高一千倍,而价格便宜一千倍,等于成效精进了十亿倍。科技的发展,把人类带向「指数型」时代。

今年32岁的葛如钧深深期许,台湾必须超越一向的线性思维,才能创新、突破。面对「指数型」未来,只有把自己喜欢的事物做到很深、涉猎很广、或敢于大胆尝试的人,才能在教育上,要提早帮助孩子找到自我,鼓励「不听话」、懂得问「为什么」。 「因为机器人比任何人都『听话』得多,」葛如钧说。

葛如钧自己就是一个不遵循常规、跨越界限的人。学习从文学院跨到资工所、自己创业开发出全台第一个线上点餐App,现在他回到台北科技大学,希望帮助更多台湾孩子,找到自己的热情、学会思考、把视野放远,并大胆行动。

以下是专访摘录:

2014年我从奇点大学回来后,做了好多次演讲,那时我预测十年之内电脑会超越人脑、汽车能自动驾驶……但到现在不过三年,AlphaGo赢了围棋冠军、无人车已经上路,所有事情都提前发生了,人类真的没有太多时间。大家担心的「没有工作」这件事,可能比预期更快发生。

如果学生只会听话,一定比电脑弱,电脑比谁都听话

身为大学老师,我很困惑,我很清楚人类的下一步是要回归自我,要去想「我到底是谁」?若电脑这么聪明,可以送邮件、做餐点、服务人类,做得比我们更好、更精准、更聪明、更没有情绪,那到底我们的价值在哪里?我认为我们要重视思考、自身探索。但自我探索并非教育的价值主流,大家还在拼命训练学生答题的能力。

若我是国、高中老师,要怎样鼓励学生「不听话」?在目前,这很不合逻辑。但如果你听话,绝对比电脑弱,电脑比谁都听话啊!若我要求学生听话,我只是在扼杀这孩子10年、20年后的价值。

第二个困扰,人的价值在于人的情绪、感情、不可预测性、大胆发想,但在教育体系里要如何鼓励这件事?若我是国、高中老师,要怎样鼓励学生「不听话」?在目前,这很不合逻辑。但如果你听话,绝对比电脑弱,电脑比谁都听话啊!若我要求学生听话,我只是在扼杀这孩子10年、20年后的价值。

我看到大一的学生都充满热情,跟一般刻板印象、媒体报导完全不一样,八成都想出国念书、工作,我带他们做些疯狂的、比较未来性的设计,学生都很有想像力,例如,做会飞的背包、要iphone就会弹出来到你手上,这些东西10年内就会出现。

但他们的热情常被打压,认为应该设计看得见、摸得到的东西,否则很难打分数。我认为你现在会写app,网页,大概只能在台湾工作,但若你会这些未来东西,可以去Google工作,因为你是稀缺的人才。

我认为大学教育改两年就好,学费变两倍,学生不会浪费时间,学校也不需要排课塞时间。若真要四年,后面两年应该像售后服务一样,随时想回来学习都可以。这样,学生找自己方向的时间更要提前。基础教育最大的目标就只是,帮助孩子找到他的兴趣,知识性的东西只要教他如何去找,引发他的兴趣。

我很认同TaiwanBar(台湾吧)的目标:与其给他钓竿,不如告诉他,为何需要钓竿,能否有其他方法?现在,许多科技已经可以帮助,我曾看过美国一支太空人登陆月球的VR影片,看完非常感动。只要戴上VR眼镜,你就化身太空人,身历其境:搭着电梯到火箭最上面、升空、失去地心引力、原子笔漂浮起来,远远的望见地球……我如果是对太空有热情的小学生,看到这个,My God!立刻引发的兴趣,自动愿意更深入去学习。

同理,若历史课本里的各种战役、鸿门宴,可用更精细方式,让你be there(到现场)实际参与,透过现场感,你的同理心会增加。过去历史课很无聊,因为你找不到连结,他是他,你是你,可是若你觉得我在现场,你就能体会当事人遇到的情境,为什么会有那样的反应和决定。亲临现场,对历史有兴趣的人,整扇门就会打开了。这个反而是基础教育所要花最多资本的部份。

这样的科技要普及也许还要3、5年,但从这个角度出发,基础教育的重点真的要改变,不该再那么重视考试,或只是培养答题技巧而已。

我真的希望台湾的孩子,提早知道自己的才能和兴趣,并且去追求和努力。 「才能」是指你做一件事,很轻松地就能做得比别人做10小时还好的成果;「兴趣」就是指你努力做10小时,成果只等于别人做1小时,但这过程你的快乐比别人多10倍。若你对一件事很有兴趣,你努力一万个小时,你做的不会比天才好,但是你一定高于平均水准。我觉得大人不能剥夺孩子去尝试的机会。

即使是打game,你若打1小时,比别人进步得快、玩得比别人快乐,那表示你有天分;但若打一百小时,只比隔壁的人强一百倍,就表示你只是杀时间,自己放弃成长的机会。

未来,我觉得属于三种人,一种是你把热爱的事情,了解得很透彻、做得很深;或者,你涉猎很广,能够累积许多看似无关的经验,创造或创新。第三种就是,成为一个大胆的人。因为人工智慧总是遵循「风险最小、效益最大」的原则来作决策,但是,只有大胆的人,敢于观测、衡量、承担「风险很大、效益也很大」的能力。

台湾的教育需要巨大的改变,更多家长、老师体认到上述这些事情的意义和价值,愿意改变;更多企业,NPO串连起来,一起动,就有希望。

★教育新知不漏接!立即加入教育家部落格

身为大学老师,我很困惑,我很清楚人类的下一步是要回归自我,要去想「我到底是谁」?若电脑这么聪明,可以送邮件、做餐点、服务人类,做得比我们更好、更精准、更聪明、更没有情绪,那到底我们的价值在哪里?我认为我们要重视思考、自身探索。但自我探索并非教育的价值主流,大家还在拼命训练学生答题的能力。

亲子教育文章原链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