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教育创新

停课潮酿「破坏式创新」,PISA负责人:改变教育不能等疫情恢复再说!

停课不停学让全球老师措手不及,但全球教育领袖却看到教育改变的转机。 OECD教育和技能主席、PISA(国际学生能力评比)负责人安德列・史莱贺认为这次停学挑战,就是一种教育界的「破坏式创新」,即使疫情过去,整个教育界也将转变,「再也回不去了」。

COVID-19(新冠肺炎或武汉肺炎)疫情延烧全球,为了防疫,全面影响人类生活、工作与学习。面对史无前例的15亿学生停课潮,全球教育组织和领袖都站出来。芬兰非营利组织教育创新机构HundrED ,在三月初号召全球创新教师,募集102个创新可行不停学方案,并在四月初完成「疫情下的聚光灯」报告,分享其中最好的30个学习平台和资源。 HundrED 也专访OECD 教育和技能主席、 PISA (国际学生能力评比)负责人安德列・史莱贺( Andreas Schleicher ),深入剖析此役将如何改变人类对于教育型态的期待与想像,并于4月7日,邀集全球教师和史莱贺线上对谈。

史莱贺认为这次停学挑战,就是一种教育界的「破坏式创新」,呼吁全球教师正面看待,不要等待疫情过去恢复正常,因为不仅病毒不会消失,经过这次疫情,「学生对学习个人化的需求会提升,他可以选择全世界最适合自己学习方式的老师,」整个教育界将转变「再也回不去了」。

在此综整史莱贺第一人称的专访内容和对谈精华,如何跨国跨界合作,将危机变为转机:

在这个史无前例的停课潮中,科技无疑地成为唯一解方,对于有管道的学生、知道如何用的老师,科技的确有用。对于这些孩子和老师,我相信这段时期是解放的、刺激的。然而,根据我们的研究,全球有十分之一的孩子家里没有书桌,更别提电脑或网路了。另外,全球只有一半的老师能自在、善用数位教学,许多老师只是复制传统课程到电脑上,这显示出他们不熟悉数位教学的特性。

尽管全球教育社群正创造出令人惊喜的解方,我最大的担忧是没办法接触到所有孩子,尤其是那些成长于资源不足的社区,或是缺乏支持、承诺的家庭中的孩子。最令人印象深刻、大规模的远距学习,来自疫情爆发的中心—中国。当地政府在1个月内,成功的让5000万位学习者上网。他们并没有倚赖广播技术,而是在体制中建立强有力的师生连结,结合社交与数位环境,使用能触及到每位学习者的方式​​进行,对没办法用数位连结到的孩子,他们寄送课本到家里。

现在就鼓励老师改变 不能等恢复正常再说

学习不是交易,而在于关系,这次疫情造成前所未有的挑战,困难太大、规模太快,教育系统来不及回应。此时最重要的是透过校长与老师的专业与知识,设计出好的政策与实践方法。从以前的由上而下,变成利用教育现场的活力与经验。

在这个非常时期学习要成功,各国需要塑造一个开放的环境,培养一种鼓励老师创新的文化和制度,鼓励老师成为教育的领导者、创新环境的设计师、促进学习的人,同时也是学生远距学习的教练。我们应该使用这个动能,面对危机,因为真正的转变常在危机中发生。不要想说等一切恢复「正常」,这次经验对教育方式具有破坏性的创新,疫情经验为我们怎么学、何时学、在哪儿学、学什么,找到新答案。我们如何回应,决定我们的教育会受到怎么受影响、如何转变。

学习需要信任关系

现在分享什么是全球适用的方式还太早,但确定的是,老师需要出来领导。有些老师的传统、文化氛围上,能同理个别学生,无论是教室内或教室外的学生;而这些老师会展现出我们都能学习的最佳方式。我相信他们会负起责任向学生伸出手,并在这充满不确定的时期支持学生。

你的父母可能心地善良,但他们不一定一向有能力支持孩子的学习。许多老师在课堂外也花时间和学生建立关系;全球的老师都需要透过数位工具,把触角延伸到学生的家里。在我看来,对于这个危机带给学生的巨大不平等,老师是唯一可能解方。

再提一个不同的角度,即使疫情给教育带来很多挑战,它同时也减轻了不平等。不是每个在教室的人都在学习;至少不是以同样方式。科技不只能教你知识,还可以观察你怎么学,AI有潜力增加学习平等权。有人担心科技会加大差距,但长期来看,科技比较能了解人们学习的方式、个体差异,要好好利用它。

我们回不去了!

我相信,我们回不去了!当疫情结束、学习者回到学校时会变得要求更高。他们会告诉老师他们怎么学最好,从「想学什么」到「他们想要怎么学」,而老师无法再用以前讲授方式教学。经过这次不停学的历程,我们会学到如何去符合学习者更多元的需要,减少正规学校中存在的不平等。

「这个时代,学生可以选择老师—至少在数位世界中可以。」学生不必向站在面前的老师学习,可以选择完全适合你学习风格的老师学。我认为,许多年轻人会利用这个机会,更了解适合自己的学习策略。当然,地方政府必须扮演「赋能者」的角色,并建立平台,使孩子能够获得真正的学习机会。

我们还可以向新加坡和日本学习,两国在学校内部和学校之间拥有非常强大的专业学习社群,帮助老师们在当前危机中进行协作,并参与课程的研究、设计与评估。在欧洲,要找到类似的大规模解方并不容易,但比利时和荷兰已经找到了平衡专业自主性与协作文化的方法,这些方法现在能帮助老师和教育社群共同创造、共同促进学生的学习。

危机促成跨国、跨界合作

关于评量,在OECD,我们讨论的结论是,与其他很多紧急情况相比,目前评量不是重点。但如果危机要持续几个月,这将成为一个值得深思的关键问题。到时,我们不得不思考,数位科技提供哪些「整合性评估」与「学习」的可能性。未来两者也许不再区分,而变成「好的评鉴就是好的学习」。

在这场危机中,OECD、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芬兰的HundrED,一直在努力与全球教育界共享许多计画和资源。我们希望鼓励跨国、跨界共享关键的学问和资源,并找到多种合作方式,分享我们的学习成果,并采取集体行动。危机突显了许多人愿意贡献想法。科技延伸影响力,我们将愈来愈少用垂直方式,而愈来愈常水平的创造价值。

学习需要信任关系

亲子教育文章原链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