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教育创新

疫情居家学习 美国教育不平等问题更恶化

2019年底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影响了全世界,美国在三月时成为重灾区,为了减缓病毒传播,政府紧急颁布居家令与停课令,让成千上万的学童改成居家学习。由于K-12教育是以「面对面授课」为基础设计的,想在短时间内转型成远距线上教学实在困难重重,不完整的措施使得教育不平等的现象进一步扩大,并将社会贫富差距等问题直接摊在阳光下。

家长工作类型影响教育成效

资源丰富的学区有能力推出完整的线上学习计划,贫穷学区却仍在想办法让所有学生都能在家使用电脑和网路。此外,中产阶级通常可以居家工作以便陪伴孩子,但蓝领阶级则得外出工作,除了无法陪伴孩子,还得担心染疫的风险。

除非是训练有素的孩子,否则居家学习通常需要家长从旁协助才能有效完成,必须兼顾工作的家长很可能会将孩子的学习摆到次要位置。 Deatrice Edie是佛罗里达州迈阿密市的居民,为了养家,她身兼三间速食店的工作,在停课令颁布后,她还得监督儿子的学习进度。由于她的儿子很难独自静下心来学习,Deatrice希望能请有薪假在家陪伴孩子,但现实并不允许,她的雇主已经开始删减她的工时,她只能比平时更用心工作才能维持收入。

白领阶级的劳工也有相同困扰,特别是单亲家庭。 Becca Rosselli是一位在纽约州工作的护士,而且是一位单亲妈妈,她有个念幼稚园的女儿,值勤时会托母亲代为照顾。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由于Becca的工作具有高风险,为了家人的健康,她不得不与家人分开一阵子,只能让女儿试着自主学习。

弱势学生失去学校庇护所

孩子的成长过程固然需要家长陪伴,但学校的功能也十分重要,对弱势学生而言,学校更可能是他们的庇护所。

Malcolm Jones是非营利组织「学校社团」(Communities in Schools)在维吉尼亚州诺福克市的驻点协调员,在平常的工作日中,他可以协助将近100位在贫穷、家庭暴力等学习障碍中挣扎的弱势学生,让他们在学校得到暂时的平静,并利用这段时间专心学习。然而,学校停课后,Malcolm发现弱势学生的居家学习常被复杂的家庭问题干扰,例如经济不稳定、繁重家务、家庭暴力等,「学习」这件事变成了奢望。

教育不公平的现象也可能会出现在同一个家庭的不同孩子之间。 Jane Rothbaler是加州圣地牙哥市的一位执业律师和单亲妈妈,育有一对七岁的双胞胎儿子,他们在同一学区就读,但被安排在不同班级。由于目前只有一个儿子收到老师寄来的教材,Jane必须暂时负责另一个孩子的学习,这让她感到难以负荷,因为她的工作量仍和平时相同。她不得不冒险聘请一位刚失业的学龄前教师每天来家里陪伴孩子学习,让孩子们都能跟上进度。

这个方法虽然有效,但很难适用于所有家庭。 Laurena Baum是圣地牙哥市另一个学区的居民,她也有一对双胞胎儿子Hunter与Logan。 Hunter平时在普通班级上课,学习状况和一般学生无异。 Logan因为身心障碍的关系,必须在独立教室上课、利用特殊设备与教师沟通,学校还会安排专人提供一对一协助。对Hunter来说,从实体教室转换成线上学习相对容易,然而Logan却难以在家中得到和学校相同的资源,这让Laurena相当担心,但她也明白学校对这种情况是无能为力的。

不同学区的资源也有差异

不同学区在居家学习期间提供的资源也有相当大的差异。例如,洛杉矶联合学区(Los Angeles Unified School District, LAUSD)是全美第二大学区,不久前宣布将与威瑞森(Verizon)电信公司合作,让所有学生都能在家使用网路,同时也启动一项总金额高达1亿美元的紧急投资计划,用于添购电脑与网际网路设备,并为学生、教师、与家长特别设计训练课程。然而,明尼苏达州西北部的马诺门学区(Mehnomen District)仅有大约650位学生,而且大部份学生家里没有网路。该学区只能透过每周寄送的纸本教材来指导学生居家学习,并提供一些线上资源当作补充资料,校方和学区行政人员目前还没找到方法提供更多协助。

Robin Lake是西雅图「再创公立教育中心」(the Center on Reinventing Public Education)的主任,这个非营利组织目前正在调查公立学校于停课期间提供的居家学习计划。在已分析过的50个学区中,约有半数已寄送纸本教材到学生家中,并提供线上学习资源,其余学区的教育活动则从停课令颁布后便一直处于停摆状态。此外,学区在增加网路普及度的同时,也必须顾及学生的家庭问题,居家学习需要的不只是电脑、网路、和线上课程,学区也需要提供学生和教师、辅导员、社工、或心理师进行线上咨商的机会,以便发现问题、并提供支持。 Robin要求该组织的成员尽快完成分析,并找出解决方法,无论停课令将持续多久,都不能放任事态持续。

美国的居家令和停课令目前仍不确定何时可以解除,但教育不平等的现象却一直存在着,而且可能会随着学校持续关闭而变得更严重。幸运的是,政府和民间组织已经注意到这个现象,正试图提供补救方法,当疫情过后,也将进行全面检讨。

不同学区的资源也有差异

亲子教育文章原链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