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教育创新

老师爱的便利贴,七成学生更愿意学

学习弱势的成因复杂,但老师可以先评估学生的情况后,从三个关键面向着力,对症下药让学习产生良性循环。

第一线面对学习弱势生的教师和学校,常在「教育」和「教学」间取舍挣扎:对看似「怎么都学不会」的弱势孩子,是要放弃对学业的期待,让他们愿意来学校唱歌、跳舞、打球,借此建立品格和信心,有「被照顾到」就好?还是要「铁杵磨成绣花针」,不放弃标准,让学生投入更多时间在国英数的学习?

答案可能不是二选一。长期研究补救教学的台师大教育学系教授甄晓兰强调,影响学生学习的关键因素有三:

1.要不要学:涉及学生的动机和自信,他是否相信努力是有用的?他是否相信自己学得会?他有没有想要学得更好的意图?他对学习的主题是否保持好奇,愿意探索?

2.会不会学:牵涉到学习的方法。

3.能不能学:学生的认知预备,孩子是否有足够的先备知识以理解内容,缺乏资源的家庭弱势生,最容易在这一关落后跌倒。

甄晓兰强调,在帮助学习困难的学生时,应该先针对这三大因素,厘清根源:学生在那里卡关?才能对症下药,形成良性循环。

学习困难的成因和解方,不只在教室,往往涉及家庭,社区和学校。如何帮助先天不足,后天失调的弱势生,搭建学习的鹰架,拾回基本的能力?学校环境氛围的塑造,教师的班级经营能力,与深度学习、有效教学的课程和专业,是缺一不可的三大关键。

关键1:增强班级经营技巧

便利贴实验证明,老师的评语对孩子学习意愿影响深远
「在强调『学业成就』之余,学校更应该关注的是影响学业成就的人格特质,像是克服困难的勇气、面对挫折的容忍力、保有好奇心和自律等,这些特质不是藉由『教授』培养而成,而是透过『环境』孕育诞生」《帮助孩子成功》(Helping Children Succeed)作者保罗.塔夫(Paul Tough)说道。

身为《纽约时报》特约撰稿人与一位六岁孩童的父亲,塔夫认为,学校角色首重的是:培养孩童正向积极的学业态度,以及提供温暖稳定的学习环境,对弱势学生而言,老师的影响力更是重要。

在一场由史丹佛大学与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心理学教授合作的「便利贴实验」中发现,老师只要透过一句话,就能提升逾七○%的弱势孩童学习成果,这是因为老师让孩子相信,他们的能力可以透过学习而进步。

「便利贴实验」由美国新英格兰市立中学里学业成绩落后的七年级学生担任受试者,首先,所有学生们被指派书写一篇作文,在学生完成后,老师会进行批改,并在文章侧边写下作文建议,研究人员随机将学生分成控制组与对照组,每位学生的文章右上角都有一张老师手写的「便利贴」。

在「对照组」的便利贴上,大都写着温和、清晰的叙述,像是:我针对你的文章给了一些评论,请参考。而在「控制组」的便利贴上则写着:我会给你这些评语,是因为我对你有很高的期望,而且我知道你可以达成。

这是为了测试对自身能力感到焦虑的孩子们,在学业行为上是否能透过「老师的一句话」就产生有效影响,因此在设计上刻意让便利贴的文字显示肯定的口吻,就是为了让学生们相信他们能够达成目标

作文发回去后,所有孩子都要根据评语修改文章,老师也根据学生修改的结果调整作文分数。研究结果显示,分派在两组中的黑人学生在行为表现上有显著的不同,在「对照组」中,只有一七%愿意调整,而「控制组」中则有七二%愿意重新修改文章。

在这场实验背后,关键在于老师在便利贴中放入的讯息,被学生视为「充满责难的威胁」,还是「启动学习的钥匙」,这俨然成为弱势学生能否达成「高品质学习成果」的重要关键,而造成弱势学生行为表现前后的巨大差异,原因其来有自。

在弱势孩童的成长过程中,除了从小被迫要面对嘈杂的生活环境、来自四面八方的险恶状况、甚至是社区邻里常上演的暴力事件,更要命的是,年纪小小的他们往往就要面临疏离的父母与亲子关系,「对家庭的安全感」是孩童大脑非认知能力神经发展的入门砖,但是,弱势孩童即便身处在家中,也很难安稳的学习。

而这些在幼年期间无法避免的因素,使得压力管理机制受损,当这些孩童进入校园时,他们不只会遭遇学习上的困难,同时也将面临注意力难以集中、自律能力不足、挫折容忍度较低的困境,在一连串交互作用下,就会外显成为落后的学业成绩表现与情绪上的极度不安。

「在强大的压力下,这些孩子常不明就里的认为自己注定失败、并容易感到焦虑,同时感到身旁的人常不怀好意,纵有好运降临,他们也会不自觉的认定这一切很快就会被别人夺走。当这些孩童在学业与人际关系面临接二连三的挫败,老师的角色在孩子心目中是多一位伙伴?还是多一份危险?这些对于弱势孩童在挫折上的复原力尤其重要。」塔夫解释。

关键2:学习弱势更需要深度学习

重复作业、严格规范的传统教学,闷坏孩子的学习动机
「神奇便利贴」帮助教师建构有信任感的关系;但学习弱势生不是光靠鼓励就能成功。更有效的课程设计,专题导向,互动式的深度学习,才能让愿意学习的种子开花结果。

塔夫于去年底前往拜访「成就优先(Achievement First)」机构共同创办人达契亚.陶尔(Dacia Toll),因为他们不仅成功提升弱势孩童对于知识内容的掌握,更让孩童在标准测验成绩上有显著的进步,总体表现更是超过以纪律严谨闻名的公立学校学生。

事实上,像是「知识就是力量计划(Knowledge Is Power Program, KIPP)」、「非凡学校(Uncommon School)」、「成就优先」这些享誉全美的特许教育机构,早已透过长期深耕弱势学校所形成的教学网络证明了:善用「深度学习(Deeper Learning)」,就能让弱势学生产生相当卓越的成果。

位于美国东部康乃狄克州的埃尔姆市立预备小学(Elm City Preparatory Elementary school),学生大多来自贫穷家庭,高达九○%的学生需要餐费补助。在「成就优先」的赞助与协助之下,去年学校重新调整课程,并引进重视实验精神与自主性的「深度学习」。

在新课程中,孩子可以自行决定他们的课表,也可以根据兴趣选择机器人、舞蹈、跆拳道等极具「特色」的课程(Enrichment Courses),每两个月老师会带学生进行为期两周的探索专题,老师也会带孩子前往校外参访农场、博物馆,或是古迹文物等,并在学习中深入探索单一主题的不同面向。结果显示,在短短一年之内,学生们不仅提高了学习的热忱与动力,还变得更加愿意主动参与。

「在新课程实施的前几个月,我们的确花了不少力气说服老师和行政人员一起投入尝试,而我们之所以相信『深度学习』能够为弱势孩童带来改变,是因为我们高度认同『自我决定论(Self-Determination Theory)』的价值。」陶尔说道。

「自我决定论」是由美国罗彻斯特大学(University of Rochester)心理学教授艾德华.戴西(Edward Deci)和理查.雷恩(Richard Ryan)所提出的一门学习理论,他们认为:「学习行为」的产生是由孩子的「内在动机」所激发,而这股力量来自于「自我实现」、「学习自主性」和「与他人建立关系」的需求,唯有当这三方被满足时,孩子才会相信唯有透过自身的努力,才能扭转贫穷、掌握未来人生。

对弱势学童而言,他们更需要藉由充满活力与挑战的专题来激发内在的学习动机,让这些孩子渴望学习和成功;然而,在极度贫穷的学区中,多数学校仍遵循「严格规范、重复作业」的传统教学方式,以至于弱势的孩子常在单调乏味、动机低落的学习环境中度过。

关键3:落实有效教学

透过解决问题过程,给孩子知识之外的耐挫软实力
在「深度学习」的场域中,学生会被赋予一个「待解决」的问题情境,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采团体合作的方式,过程中也透过师生们的互评与回馈,不断地修正调整,因此学生常会产制出许多未完成的初稿,甚至是完成度不高的作品,每个专题更可能会花上数周或数月的时间完成,而最终的成绩则是由学生整年度下来所经手的专题、作品集、上台发表的表现、手工艺和文字作品进行综合性的评估。

「在完成长期专案的过程当中,学习与挫折共处,并坚持到底,经由建议和分享不断修正、相互观摩,亲身体验深度学习,这么一来,学生培养的不只是良好的学科能力,更能从中获得淬链的勇气、挫折恢复力等;而这些特质都将有助于培养孩子未来晋升管理阶层的实力,这才是『深度学习』的真谛。」塔夫说道。

不放弃品格与态度的「教育」,也同样坚持更有品质,更有效能的「教学」,或许这才是学校和专业教师,面对台湾学力危机的治本之道。

图片来源:VGstockstudio/Shutterstock.com

★教育新知不漏接!立即加入教育家部落格

在一场由史丹佛大学与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心理学教授合作的「便利贴实验」中发现,老师只要透过一句话,就能提升逾七○%的弱势孩童学习成果,这是因为老师让孩子相信,他们的能力可以透过学习而进步。

亲子教育文章原链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