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教育创新

Snapask不受时空限制 助学子线上问答解惑

自主学习、个人化学习是Snapask团队的核心思想,希望借着各种产品帮助使用者化被动为主动,以「问问题」来连结能帮助自己的人。 Snapask提供

Snapask时课问提供线上家教服务,让学生透过App发问、媒合家教,解决课业上的疑难杂症。创办人余佑谦表示,灵感来自他和生物老师互动的经验。

以下场景或许对许多学生很熟​​悉:深夜坐在书桌前,对着题目想破了头,眼看明天段考将来临,却没有人可以问——此刻同学也都在K书求自保。只好把这团纠结暂时放一边,祈祷明天不会考这题。

余佑谦希望这样的遗憾不再发生。透过网路可即时媒合的特性于2015年创办了线上家教服务Snapask时课问,让学生在卡关时,可以随时用手机里的Snapask App将难题拍照上传,请在线的家教解答,并借着一来一往对话来澄清疑点。

目前市场遍布亚洲,在台、港、日、韩、星、马、泰、印尼都有用户,今年也将挺进越南市场。 Snapask目前有超过300万名注册学生、35万合格注册导师,其中有约20万的学生是从台湾平台登入。

余佑谦来自香港,毕业于香港大学计量金融及风险管理系的他,大学时曾当过家教、也开过补习班,和教育结下不解之缘。他直言,求学时期自己不是个乖学生,考试成绩不错,但上课不专心、功课也不交,有些不擅长的科目他仍会主动发问,没想到向生物老师发问的经验,让他越学越好,但他也发现,老师的时间不一定能跟他的需求配合,此外,课余担任家教的经验,也让他深感,家教型态一天最多也只能服务2~3名学生,采用线上方式,就有机会规模化,这些都埋下他创办Snapask的种子。

「我开始发问,每次发问觉得都会学到东西。问题可能很零散,但因为每次发问、回去自习,下一次就更知道要问什么。」毕业后曾短暂在银行工作,后来决定辞职,转而投入风险高、但他更有热情的教育新创产业。

透过发问找出学习节奏

Snapask采用「题数」贩售的模式,25题1,190元、50题1,990元,以及每月问到饱的3,290元,以前两种付费方案来说,解答一题的价格约在40-50元左右,其中15元会分润给家教老师。同时也和国内参考书业者翰林出版合作,购买翰林参考书能够加购Snapask的解题服务。

为了确保教学品质,除了经由正式程序招聘教师,提出申请需缴交公开测验如学测、指考的成绩单,经过培训、试教 2 周后才有机会通过审核。同时,针对谈话特别久或特别长的状况,也会查询对话纪录,了解教学状况,让学习更有效率。目前提问的课科别主要以数理为主,英文次之,有些区域人文也有些起色。

余佑谦观察,「发问」对于学习者并不新奇,然而,若学生习惯只听老师讲课、只完成老师派的功课,会渐渐远离自学的主动精神和学习机会,甚至不知如何提问,为此Snapask还会举办培训课程,教导老师激励小孩提问。他发现,当习惯建立后,很多使用Snapask的学生不满足于得到正确答案,解决眼前题目后仍继续追问,希望确保考试时不会败阵下来。他也谈到一个有趣现象,不只学生,也有不少家长来问问题,「对于越小的学生,家长的参与度越高,」因为许多家长担负年幼孩子的学习,不确定答案时,会利用Snapask再次确认。

Snapask 时课问 App中,学生与家教一对一解题画面。 Snapask提供

余佑谦相信,透过发问学习是最有效的方法。 「考试只是一个场景,当你习惯这种发问的自我学习模式,未来在不同场景,也可以用同样模式来学习。」除了线上家叫Snapask外,余佑谦还成立了其他教育品牌,包括透过AI技术分析学生学习强弱项的服务「Wizmo」,提供职涯软实力课程及教练辅导的「Sofasoda」,和经营中小学英数理课程班的「Lab乐本知室」,让教育服务不再限于K12 考试,而是进一步延续到生活的每一个阶段。

投资Snapask 的活水资本(Ondine Capital)创办合伙​​人Randolph Hsu 表示:「Snapask 将大数据与人工智慧等技术与教育完美结合,除了能服务成熟教育市场(如日韩港台),更将惠及如东南亚各地的K12 与应试教育模式,为其区域性的教育资源不均提供持久且强大的应对方案。」

2016年,余佑谦获选入富比士(Forbes)「亚洲 30 位 30 岁以下青年领袖(30 Under 30 Asia)」。谈论起家庭,他自认幸运,父母虽然是工作稳定的公务员,但并不反对他踏入高风险的新创产业。对有梦想的余佑谦而言,「不去阻止就是最大的支持」,他也常带父母增广对这个领域的认识。

疫情助攻教育科技 期待学习者「化被动为主动」

2020年疫情袭来,家长们对线上学习因此有了新的眼光,尤其是学校停课的地区,线上学习从辅助,成了唯一工具,过去短短两个月内,台湾用户的使用量就提升了超过50%,国内外新用户注册率也大幅成长。 Snapask把握机会满足需求,目前已透过和双北教育局合作,捐赠题数给有需求的学生免费使用。

对于未来发展,Snapask团队仍有诸多想像,而自主学习、个人化学习是团队的核心思想。除了透过问答克服课业疑问,也希望借着各种产品,帮助人们在人生不同阶段,化被动为主动,以「问问题」来连结能帮助自己的人。

余佑谦观察,「发问」对于学习者并不新奇,然而,若学生习惯只听老师讲课、只完成老师派的功课,会渐渐远离自学的主动精神和学习机会,甚至不知如何提问,为此Snapask还会举办培训课程,教导老师激励小孩提问。他发现,当习惯建立后,很多使用Snapask的学生不满足于得到正确答案,解决眼前题目后仍继续追问,希望确保考试时不会败阵下来。他也谈到一个有趣现象,不只学生,也有不少家长来问问题,「对于越小的学生,家长的参与度越高,」因为许多家长担负年幼孩子的学习,不确定答案时,会利用Snapask再次确认。

亲子教育文章原链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